菜单导航

感谢你曾路过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3日 19:57:42

  扛着一个鼓鼓囊囊蛇皮袋的陈东,刚从火车上下来,就被拥挤的人流挤得踉踉跄跄。

  一个没抓稳,蛇皮袋重重地砸在地上。

  原本就只是用几根绳子捆住的袋口,被冲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牙刷,内裤,几条皱巴巴的毛巾和掉线的毛衣散落在地上,三两个桔子骨碌碌的沿着台阶滚到了最下面。

  人群里,有人目不斜视,像走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有人眉头紧皱,一脸嫌弃的赶紧抬脚挪了地方;更多人下意识地停下脚步,但观望了几秒钟后又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当事人陈东慌乱地冲到台阶下把桔子捡起来,脸上因为羞赧而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等他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一个长发姑娘在帮自己捡牙刷,毛巾还有……内裤。

  陈东立马冲了过去,抢过内裤,结结巴巴的说:“谢谢,谢谢,我自己来吧”

  长发姑娘抬起头,乌黑的大眼睛温柔地看着陈东,笑容像是春天里新抽的杨柳,柔柔的拂过陈东的心头。

  “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

  长发姑娘接着把剩下几件衣服递给了陈东。

  陈东心想,这大城市的姑娘,和镇上那些穿红戴绿的女孩子就是不一样,连笑容都可以温柔得掐出水来。

  陈东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长发姑娘已经起身,把长发顺到耳朵后面,对着陈东轻声细语:“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你自己小心点哦。”

  陈东胡乱地点了点头,就看见长发姑娘轻盈地走下台阶,从拐角处消失了。

  陈东的心里,一种莫名的失落缓缓蔓延开来。

  这一场并不算邂逅的遇见,从此在陈东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以至于在往后的很多年里,无论在哪里再遇到长发大眼的姑娘,他都会忍不住多留意几眼。

  2.

  陈东的家住在离上海不算遥远的一个安徽小镇上。

  镇上的年轻男女除了少数把书读到外地,再也不回来外,大多数都是早早的辍学在家,安分守己的在裁缝店,理发店或小工厂里做着只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属于后者的陈东,本打算就此认命,找个本地姑娘结婚,然后继承父母在镇上的一个小面粉加工厂和背后山上的一片果园。

  但是有一天,远在上海的发小陈锋突然打来一个热情洋溢的电话,邀请陈东来上海看一看。

  电话里,陈锋夸张地把上海说成是个黄金遍地的天堂,在天堂里不仅可以保证吃饱喝足,还能顺带拐个乖巧的媳妇儿回家。

  见陈东还有点犹豫,陈峰赶紧又说工作和房子都帮陈东找好了,陈东只需要拎包入住。

  年轻气盛的陈东,本就不情不愿,在这个闭塞的小镇上,浪费自己的大好青春。突然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想放弃。

  但陈东的父母知道后立刻跳起脚来反对,母亲甚至开始当着陈锋的面抹着眼泪,不肯帮他收拾行李。

  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家的陈东,就自己随便找了一个蛇皮袋,塞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母亲新摘的几个桔子,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从火车站出来,就被陈峰直接领到了出租房。

  陈锋找的房子是在上海浦东一个待拆迁的城中村里

  因为几个钉子户的缘故,拆迁的工作断断续续。不过很多村民早在一年前就三三两两的迁移走了,留下一大批空置的民房。

  租金便宜是便宜,但因为马上要拆迁的缘故,环境没人整治,垃圾臭气轰天,破砖旧瓦遍地,并且供电设备老化,时不时会来个跳闸。

  大夏天里,出租房老旧到喘气的空调还会经常抽风地吹出热风,让小镇青年陈东,一腔遍地捞金的心,沉到了谷底,然后开始想念原来的小镇日子。

  原来的日子,虽然枯燥无聊,但好歹可以住在自己家宽敞明亮三层楼房里。如果天气闷热,还可以爬到小镇后面的山上,吹上一天的山风。

  失落的陈东在来到上海的第二个星期,被陈锋拉去游览东方明珠,然后顺道拐去了外滩。

  站在黄浦江边的陈东,打心底感叹晚上的上海,才是最有魅力的时候。

  不远处的东方明珠塔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女神,披着七彩的外衣,如梦如幻,惹得一众游客惊呼感叹。

  外滩的对面,各种高耸入云的现代建筑把远处的天空分割成了一块一块,满身亮如白昼的霓虹灯,把天上的明月衬得黯淡无光。

  金光闪闪的邮轮,缓缓地在江上游弋。

  江边的游客都兴奋地举起手机,迫不及待地想把上海的繁华似锦装进一张张的相片里。

  陈东在江风微凉的外滩,突然想起了长发姑娘。

  果然只有纸醉金迷的大上海才能承载一个男人最粗鄙也是最真实的梦想---金钱和美女。

  3.

  从外滩回来的第二天,陈东被陈锋领去面试第一份工作。

  说是面试,其实就是在一个狭小简陋的中介所,让陈东先交上两百块钱,然后记录一些例如姓名,身份证,学历等基本信息。

  中介所的老板接过陈东的钱的时候,肥腻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第三天,电话来了,让他下个星期去一家汽车零配件公司当保安。

  陈东心底的失落又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这份两百块换来的工作与他豪情万丈的外滩梦实在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陈东也清楚,自己不过是一个连高中文凭都有水分的小镇青年,在人才遍地的大上海又能折腾出多大的水花呢。

  陈东上班的第一天,很是垂头丧气,所以在小主管交接他工作的时候,因为心不在焉被骂个狗血淋头。

  小主管是个四十多岁的安徽男人,横着一双鬼精的小眼睛,对陈东皮笑肉不笑的说:“想干就干,不想干就马上滚蛋,这里养不起你这尊大佛”

  陈东也清楚,若不是仗着和主管还有老乡这层关系,估计早就被踢出保安室。

  大上海果然是一个凉薄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