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最该叫停的节目,靠逼孩子发疯爆火!为何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4日 01:02:58

  作者 l 周霜降来源 l 金错刀()中国最长寿的真人秀节目是哪个?——《变形计》这是一档角色互换的节目,开创了国内真人秀先河的节目。没有看过这档节目的人,一定听过真香鼻祖王境泽的大名。这番铁骨铮铮、说怂就怂的金句,被网友戏称为“5000万年轻人的日常,都在王境泽的一句话里”。在B站上,王境泽的视频播放量比前段时间大火的《新闻联播》还要高!这个神奇节目也不知不觉就拍到了19季,一播就是14年。收视率还相当惊人,2015年第12季播出时,全国网收视率高达1.45,位列同时段全国上星卫视频道之首。到了今天播放量也是动不动就破10亿!隔三差五的,还会在热搜榜上晃悠一圈。没流量明星,没大咖主持,很难想象一档角色互换节目,怎么能做这么长时间?没想到,《变形计》已经拍到了18季!2005年,湖南卫视的李泓荔去英国进修,发现了一档名为《wife swap》的“换妻”节目。这档节目通过将不同阶层的女主人交换,引发戏剧冲突,制造节目看点。看到这档节目后,李泓荔灵光乍现。将这档成人之间的节目搬回国内,套在了心智还没开化的小孩身上。于是,2006年,《变形计》应运而生。节目的设定并不复杂,就是让富家子弟和贫穷山村里的孩子互换身份,体验另一种人生。节目里赤裸裸的揭示了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尺度极大。

而参加《变形计》录制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呢?农村孩子大多身世坎坷或家徒四壁,但却听话懂事,自强不息。参与交换的城市孩子大多是问题青年,喝酒蹦迪样样精通,叛逆得一塌糊涂。有吃饭都让人喂的巨婴,穿衣服也要家里人伺候,姑姑帮她剪脚趾甲,二姨姥帮她喂饭,妈妈帮她卷裤脚,一家人分工明确。也有动不动就对父母动手的问题少年。2006年,它刚播出第一季第一期《网变》,无疑是当年最为震撼人心的电视综艺节目。它向观众展示了这些纨绔子弟是如何洗心革面,家境贫苦的山里孩子是如何懂事乖巧,自强自立。既关怀了城市家庭的教育问题,也展现了亟待被关注的破败乡村,因此得到了中宣部以及公安部的表扬,并得到了2006年的一号宣传嘉奖令。2007年,《变形计》获得了年度公益节目奖最佳真实节目奖。在第五季播出时社会反响十分好,CCTV2为此开创了一个先例,向湖南卫视购买版权,播出该节目。最抗打的素人综艺,如何打破“火不过三季”魔咒?一直以来各大综艺节目都有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难逃“火不过三季”的魔咒。像《奔跑吧兄弟》、《中国好声音》、《极限挑战》这些大咖云集的综艺,口碑收视都一季不如一季,就连芒果TV的亲儿子《花儿与少年》也因收视不佳,被停播了。活了14年的《变形计》可能是中国综艺史上最抗打的素人综艺了。1、选题刁钻,给观众超预期的观看体验围绕“换位人生”这个主题,《变形计》在当时的综艺节目中独树一帜的,给观众观看体验是新奇的。《变形计》的出现改变了以往综艺节目娱乐化的倾向,让综艺节目从娱乐至上走向人文关怀。那些孩子的故事触动了很多观众,刀哥印象深刻的是有个农村孩子到城里后,吃得肠胃痛。但原因令人心酸,医生说孩子长期营养不良,一下吃太好的东西肠胃一时接受不了,要慢慢适应,鸡蛋每天吃四分之一个。而在节目最后,城里孩子也会一改之前的顽劣,和父母重归于好。当初《变形计》横空出世的时候,赚足了男女老少的眼泪,甚至风靡到各路家长都想着要把熊孩子送去变形。在很多家长看来,这是一档能让孩子忆苦思甜,珍惜生活、好好学习的好节目。2、直击时代痛点,引起观众共鸣爆款产品,一定是贴近受众的。十几年前,在大多数家长认为“网瘾是病”的时候,《变形计》第一期节目《网变》,紧跟“网瘾”热点,将城市“网瘾少年”与西北孩子交换。2014年韩国男团横扫大陆,当时节目组找来了当过韩国练习生李宏毅。他本来跟吴亦凡、鹿晗一样是SM的训练生,在韩国训练时吃不了苦,中途放弃回国。2015年,整容开始往低龄化发展,于是《变形计》又找上了疯狂整形,但脾气火爆和继父不和的韩安冉。她上《变形计》时才16岁,当时就留下“活到老,整到老”“为了美我可以牺牲一切”的金句。而在节目快结束的时候,韩安冉热泪盈眶地与继父拥抱,还取出了下巴的假体,发誓再也不去整容。3、强戏剧冲突,戳中观众嗨点《变形计》里戏剧冲突和故事性够强,不光有城市和农村天然的冲突,还有各种撕逼,城市主人公之间打打架是家常便饭,偶尔还会打打摄像、在农村搞搞破坏。据不完全统计,《变形计》中被主人公摔的行李箱加起来能环绕北京三环一圈。这些冲突为节目增加了爆点,这些画面也不断刺激观众嗨点,更充分满足观众的好奇心、窥私欲。然而,在我看来,《变形计》越精彩,越该被叫停!《变形计》火爆背后,是被逼演疯子的孩子们为什么说最该叫停呢?《变形计》火爆背后,存在两大争议。1、挑唆矛盾,逼孩子演疯子过去,《变形计》标榜公益,但后来逐渐“变形”,节目组为了提高收视率,会故意制造爆点。2015年,《GQ》做了一篇专题报道,采访了参加过节目的城市孩子们。城市主人公施宁杰,经常向他妈耍赖要钱,不给就威胁去卖肾。可他在接受《GQ》的采访时曝光说,当初是节目组使劲唆使他要钱的:

  “你觉得你是个男人,你就要一千块钱看看”。

当施宁杰拒绝给“农村爸爸”洗头时,节目组威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