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跟男友爸爸去ktv后,我上了头条新闻。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16:51:31
【 - 水月文章网】

  插画师|柠檬夏天  

  跟青梅竹马的男友拍完婚纱照第二天,他竟然决绝地说要悔婚,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错过昨天故事的宝宝,戳这里喔:拍婚纱照当晚,男友误睡老板女儿

  01

云顶路的尽头,是沈姜梨的家。小小的一方青瓦白墙的院子,一口水井,一棵矮矮的枇杷树,在这个时节结满了绿色的果子,成串的缀在枝头,树下不知在何时春草丛生。沈姜梨拖着行李箱站在院门口,一寸寸打量这个院子,心被某种复杂情绪包裹。不过是三年没回来,竟变得如此落魄了吗?她轻轻推开门,一步步走进去,从前光滑的门如今痕迹斑斑,像是久无人居,果然,屋内空无一人。他去哪里了?沈姜梨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但很快又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从很多年前开始,他就总是在外留宿,有时候在酒馆,有时候直接睡在公园的长椅上。正在她放下行李,去收院子里不知晾了多久的衣物时,忽然有一只脑袋从院墙外冒出来。她的视线移过去,对方一脸诧异。“你总算回来了啊,小梨。”是隔壁的宋婶,她努力弯了弯嘴角,声音透着疏离:“是啊,回来了。”宋婶朝里看了看才说:“你爸被人接走了,没告诉你吗?”像是早就知道,他们父女不和,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沈姜梨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又听见宋婶说。“就是你从前那个同学,叫什么来着?哦,赵星涯。”宋婶一副想起什么陈年往事的表情,沈姜梨却愣住了,这个名字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过了,尽管过了这么多年,再听到依然能让她的心猛然一沉。像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海。一些好不容易忘掉的回忆,此刻又纷纷涌入脑海。当年那件事,闹得那样大,看来现在还余威犹在。在这个小城,她依然是个被贴了标签的人。

  02

沈姜梨远远看着那道门,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但同时又伴随着时间带来的疏离感。她一步步靠近,盯着门上斑驳的锈迹,最终她的目光在一个绿色信箱上停留,回忆从脑海深处涌现出来,猝不及防。但她来不及细想,门忽然开了。赵星涯的手还悬在半空中,怔怔地看着她,而她看着他眼里神色的变化,空气仿佛静止,好一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你回来了。”他的口吻平静,没有疑问。“嗯。”她移开目光,“我来接我爸。”“他现在出去了。”他说着,看向不远处,沈姜梨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那边是个旧公园,里面坐满了闲聊的老人。沈姜梨在心里盘算着,是在等他回来,还是去找他,赵星涯冷不丁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她的心一紧,她当然知道这句对不起的缘由,但并不想过多的回应,都已经成为往事了,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十几岁的女生了。她绕过这个话题,自顾自地说:“谢谢你收留他。”她口吻冷淡,好似说完这句话,过完今天,她和他就再无瓜葛了。来这里之前,宋婶告诉她,四个月前她爸爸沈岳在街上被一辆摩托车撞倒了,摩托车肇事逃逸,他被人送去医院,左腿受伤严重,是赵星涯去医院看他,又担心他没人照顾,就接走了。走前交代宋婶,如果沈姜梨回来,就告诉她,是他把人接走了。沈姜梨不想再在这里站下去了,转身朝公园走去,走出两步又回头说:“我先带他回去了,明天麻烦你让人把他的行李送过去。”她说完,抬脚就走。“姜梨!”赵星涯叫着她的名字小跑着追上两步,对着她的背影发誓一般地口气说:“如果当初我早知道会是这样,我一定会阻止我爸的!”沈姜梨觉得很烦,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不要再提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慰,他却还想辩解什么。即使那件事与他无关,也是他爸一手策划的。她没有回头,只顿了顿就走了,身后的那束目光却一直在她身上。正在跟人下棋的沈岳,看见沈姜梨时愣住了,眼眶渐渐泛红,举棋的手悬在空中颤了颤,两人目光对峙,沈姜梨忽然觉得他老了,心正柔软的时候,对方却垂下头去,漫不经心地丢下一句:“你还知道回来啊。”一句话便让沈姜梨所有的希冀幻灭,果然还是老样子,仿佛她不是他女儿,是个仇人。回去的路上,两人一言不发。

  03

老房子没法住,沈姜梨带着沈岳住进酒店。沈岳坐在窗边,望着消失四年的女儿,非但没觉得亏欠,还责怪她丢下他不管不顾。沈姜梨懒得跟他面对面,回了自己房间。她没开灯,只拉开窗帘,半倚靠在玻璃上,窗外的夜色像风一样扑面而来,把她紧紧地包裹住。离开四年,小城已经有了些变化,高楼叠起,灯火璀璨,可是她依然恨这里。可是,她却还是不得不回到这里。往事一幕幕在眼前,被她揉碎了又拼凑,反反复复,她终于被岁月淹没。四年前,沈姜梨十八岁。两岁时母亲去世,父亲独自抚养她,但父亲的脾气很差,动辄打骂。沈姜梨从小性格懦弱,内敛娴静,明明在自己家里却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让父亲不顺眼。仿佛是千辛万苦才长到了16岁,在那一年   ,她认识了赵星涯。他像一束光,照进她灰暗的人生。沈姜梨永远记得那一天,那是她16岁的生日,父亲从不给她过生日,放学后她一个人在公园。公园都是散步的老人,她避开那些人独自坐在湖边,想起早晨父亲的责骂,不禁心酸,眼泪夺眶而出。她伸手去擦,才想起手上沾了美术课画画的颜料,她想去湖边照照镜子,看有没有弄到脸上。然而,她刚走到湖边还没看清楚,忽然冲过来一个少年,拉住了她的手。她吓了一跳,只听见少年说:“别想不开,这湖很浅淹不死,还会弄一身淤泥。”沈姜梨眼泪还挂在脸上,愣愣地望着眼前的少年。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脸上的是同龄男孩的稚嫩,他的声音很暖。大概是怕她还想不开,他赶紧拉着她往岸边安全区域走。她低头的时候,看见了他的校徽,原来他跟她同一个高中。沈姜梨上岸后,解释说自己只是去照镜子,少年尴尬地挠挠头,匆匆跟她辞别。沈姜梨望着跑起来的少年背影,心里像是升起了一轮太阳。那天,沈姜梨就想,这次遇见,像是上天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人总是如此,不认识的时候也许有过无数次擦肩而过,认识后,才能在人群里一眼认出他。沈姜梨一周后,在校门口遇见了那个少年。少年也看见了她,但青春敏感的年纪,两人只有眼神交汇,就各自离开了。她当然不会去打听他是谁,只把他怀揣在心里,像怀揣着神圣的梦想。所幸,很快就有了两人第二次独处的机会,依然在那个公园,她在小广场喂鸽子,少年忽然跑来她面前。“上次,对不起啊。”她嫣然一笑,“没事。”少年主动说:“我叫赵星涯,高一3班的。”沈姜梨破天荒地调大了音调:“我是6班的,沈姜梨。”两人一起喂了一会儿鸽子,忽然有辆车开到广场边,拉下车窗,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和赵星涯有些相似。“我爸来了,我先回去了。”沈姜梨点头,顺着少年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赵星涯的爸爸,他特别客气地跟她点了点头,这让沈姜梨很是意外,匆忙乖巧地叫了一声叔叔。哪知赵爸爸忽然问她,“要不要到家里玩?上车吧。”沈姜梨愣了愣,鬼使神差地上了车。这大概是她这一生最后悔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