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他乡的“故知”(书写新中国故事)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9日 03:14:14

他乡的“故知”(书写新中国故事)

  伯顿·沃森。

  资料图片

他乡的“故知”(书写新中国故事)

  《苏东坡诗选》伯顿·沃森译本。

  资料图片

他乡的“故知”(书写新中国故事)

  《论语》伯顿·沃森译本。

  资料图片

他乡的“故知”(书写新中国故事)

  《我的中国梦:1983年中国纪行》。

  资料图片

他乡的“故知”(书写新中国故事)

  读美国著名汉学家、翻译家伯顿·沃森的著作《我的中国梦:1983年中国纪行》,跟随他的足迹“畅游”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多地,品味他记录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感受“他乡遇故知”的欣喜。正如沃森在书中所写:“过去,我读中国文学作品时,看到的只是文字;现在,伴随着文本的是脸庞和风景,同文字一起走来的有味道、声音和画面。我的工作有了新动力,更有理由尽我所能把中国的文学翻译成最优美的英文,因为我幸福地如愿以偿,终于与中国有了一面之缘。”

  始于1946年的中国缘

  伯顿·沃森是中国古代历史、哲学和诗歌的杰出译者,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担任中国文学教授。通过翻译和写作,沃森向英语世界引介了大量中国历史和古典文学作品。

  沃森在美国海军服役期间,对东方文化产生了兴趣,决定未来从事汉语和日语方面的研究。1946年底,从海军一退役,沃森便申请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书,那里提供汉语和日语的课程。当时选修中文的大部分同学都是研究生,其中还有一些作为交换生被派往北京学习。当时还是大一新生的沃森期待着加入他们的行列。回忆这段过往,沃森写道:“我心里所预想的‘以后’,最多也就是三四年。而事实上,37年以后我才终于来到北京”。

  沃森用退伍费读完大学后又读了中文硕士,专攻古汉语,他的硕士毕业论文就是翻译《史记》的名篇之一《游侠列传》。论文快要写完了,沃森还是没能去成中国。后来,他把《史记》作为博士研究生论文的课题,再后来他翻译出版了中国历史文献中的大量篇目,希望通过他的翻译,让其中最著名、最有影响的篇章以浅显易懂的形式呈现出来。“这样,英语读者就能像阅读希罗多德、修昔底德、波利比奥斯和李维等历史学家们的作品那样,读这些中国典籍了。”沃森说。

  沃森把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中国古代历史著作、文学哲学作品、佛教著作的英译工作。他的译作包括《司马迁:伟大的中国史学家》《论语》《中国古代文学史》《苏东坡诗选》等经典。每翻译一部作品都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沃森因此与书中的人、事、物成了“老朋友”。

  “他乡遇故知”

  1983年,在研究中国37年后,沃森终于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旅程中,沃森一路遇见书中熟悉的人和物。他在北京日坛公园的饭馆里见到了耳熟能详的“五香花生”;在北京的胡同里见到了《骆驼祥子》里的四合院和人生百态;在故宫看到了正宗的京剧表演……这些经历都让沃森兴奋不已。

  当火车离开北京驶向郑州途经易水的时候,沃森非常激动。“啊,易水!就是在这里,公元前227年荆轲别过燕太子丹西行去了秦国。根据我多年前翻译的《史记·荆轲列传》记载,燕国太子丹说服一位名叫荆轲的壮士到秦国的皇宫刺杀秦王嬴政,太子丹和他的大臣送别荆轲及其随从一直到易水,双方在此话别。荆轲预感到自己此去的命运,起身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沃森感叹:“这是我到目前为止所看到的与古代中国相关的第一个地方。相对于后来的明清,我对这一时期的中国更加熟悉。”

  在陕西咸阳,沃森看到了汉武帝、卫青、霍光等历史名人的陵墓。沃森写道:“我曾翻译过这些历史人物的传记,到此游览时我觉得好像是在看望故友。”在位于西安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沃森感叹:“其逼真的程度让历史学家们为之震撼,仿佛地裂,忽然涌出一队真实的人马,英姿飒爽,在2200多年前伟大统治者的率领下奔赴战场。”在震撼之余,沃森十分肯定中国对文物的保护。在北京参观明十三陵时,他写道:“到目前为止,十三陵中只有一座被发掘。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一个自己从未想过的事:中国,一个拥有几千年悠久历史的古国,其地下宝藏太多,因此一次只发掘一点点,因为首先要保证有足够的空间和经费来适当地保护这些重见天日的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