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小说偏执反派的落跑娇妻完结版夕若云傅辰烨小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11:26:45

夕清雪的脸色顿时一变。

是陆总的声音!

星耀集团的总裁,陆睿耀!

他竟然认识夕若云?

夕若云朝着陆睿耀的方向迎了过去,“陆总,好久不见。”

夕清雪的眼珠飞转,立刻换上了一副甜美的笑容。

腻声说道:“陆总,您认为我姐姐啊?”

“她是你姐姐?”陆睿耀明显有些惊讶。

“是啊是啊!”夕清雪甜蜜的笑着,“我正跟姐姐说呢,家里人都很想她。现在时代不同了,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要姐姐常常回家看看呢。”

说着话,又转向夕若云,继续说道:“姐姐,你不要听外面人说你克夫什么的。姐夫过世,也不是你的错。爸爸和奶奶都很想你,不会忌讳你是寡妇的。”

夕若云听得几乎想要给她鼓掌了。

啧啧,到底是什么样的遭遇,竟然让夕日那个横冲直撞,只会刁蛮撒娇的夕清雪,有了这么一番心机啊。

明明是要告诉陆睿耀自己是个不吉利的克夫寡妇,却能把话说的这么漂亮。

夕若云笑了。

“嗯,想来你们也不会介意的,毕竟,我是夕家长女。是你姐姐。”

夕清雪暗暗咬牙,可当着陆睿耀不好反驳,毕竟她姐姐都叫了。

只能打碎了牙齿和血吞了。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是啊……姐姐!”

夕若云笑的风轻云淡。

“那就拜托你转告他们,承认我夕家大小姐的身份后,我自然会尽我该尽的孝道。他们百年后,我会去祭拜的。”

夕清雪的笑容彻底挂不住了。

嘴唇不住颤抖,想要说话又拼命忍耐着。

夕若云压根没搭理她。

她是来为自己的儿子铺一条灿烂星途的,不是来跟夕清雪斗嘴的。

夕家对她而言,就是一群陌生人。

她毕竟不是原主,对夕家可没有那些又爱又恨的复杂情感。

她对夕家的感情特别简单,纯粹的恨意。

“陆总,我们去谈正事吧。”

两个人一起走进办公室。

夕清雪的脸上已经满是恶毒之色。

陆睿耀关上办公室门,亲自端来杯水给夕若云。

笑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牙尖嘴利的一面。”

夕若云笑了。

“雷锋同志教导过我们,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

陆睿耀认真问道:“他们对你而言是敌人吗?”

夕若云点头,“不同戴天!”

陆睿耀:……

签约条件早就在网络上充分沟通过了,当面确认一下细节,就剩下等着人把拟定好的合同送来签字。

陆睿耀等正事谈完,已经换上了一副神色。

等人送合同过来的间隙,对着夕若云问道。

“若云,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夕若云摇头,“我晚上要去幼儿园接儿子,怕是没时间。”

陆睿耀不愿就此放弃。

“可以带夕曦一起的。”

夕若云依旧是摇头,“陆总,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没有再婚的打算。”

陆睿耀的眼神一黯,他当然看得懂她的拒绝,只不过是不肯死心而已。

小心翼翼的发问,“是因为……夕曦的生父吗?他……还在你心里吗?”

傅辰烨?

开玩笑啊!

在她看来,傅辰烨这辈子就做了一件好事。

那就是他死了。

正了正神色,夕若云严肃的说道:“他现在躺在坟墓里!”

陆睿耀:……

他真是看不透眼前这个女人,既天真又有心机,既深情又很无情。

也许,这正是她如此吸引他的原因?

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排队吧,等你有再婚意愿的时候,请通知我一声。”

合同签好,已是傍晚,陆睿耀坚持送夕若云到了小区门口。

夕若云跟陆睿耀挥手告别,约定明天去公司熟悉业务流程。

走进小区,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阵阵松树的清香,让人情不自禁的停下脚步,闭目仰头,深深呼吸。

可就在夕若云扬起头的一瞬间,一道身影突然从树后闪了出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夕若云惊恐的睁大双眼,傅辰烨那张早已深深刻进她脑海的脸,陡然浮现。

闹……闹鬼了?

略带薄茧的指尖覆在她唇上,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劲瘦修长的手指,深深陷入她脸颊间。

那是独属于男性的,不容置疑的力量感。

夕若云还没回过神来,腰间突然一紧,自己竟被傅辰烨单手抱了起来,离开小路,走进了小区内的松树丛中。

“呜……”夕若云奋力挣扎,换来的只有腰上的手臂收紧,牢牢禁锢着她。

隔着轻薄的夏日衣裙,炙热的温度直传到她身体上。

傅辰烨找了个隐蔽的树后,将夕若云整个人顶在树上。

“把儿子还给我!”

夕若云被捂着口鼻,只有胸口徒劳的起伏着,难以呼吸。

眼前,是男人完美到倾倒众生的脸,可眼底却只有深若寒潭的冷意。手臂的用力,让他的肌肉线条凸显了出来,流畅中蕴满了力道。

“呜呜……”

夕若云秀发凌乱,白皙的脸庞已经因为窒息而发红。

长长的睫毛抖动着,仿佛是一只被人类抓住的蝴蝶。

男人手掌的力道稍松,新鲜的空气涌入,夕若云被呛的连连咳嗽。

待呼吸稍稳,立刻嘶声道:“做梦!”

话音刚落,男人刚放下的手抬起,一把捏住了她的喉咙。

夕若云顿时痛苦的闭上了眼,一滴泪水沁出眼角。

男人的声音冷静到可怕。

“只要你把儿子还给我,我可以既往不咎。”

夕若云双手用力掰着男人的手腕,努力让自己可以发出声音。

“我……”

男人的手微微放松。

夕若云掰男人手腕的手环拢住,变成了双手握着男人手腕的姿势。

轻声说道:“我很想你……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走孩子吗?”随即,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男人皱眉。

她是爱他的,他当然知道。

他甚至还记得,当年,他是怎么残忍的撕碎这个女人所有的幻想。

他不爱她。

从来没有爱过。

难道,她想说带走孩子,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我……”夕若云终于开始重新说话了,但声音很低很低。

男人皱眉凑近了几分,想要听清楚。

夕若云迷离的眸子陡然清明起来。

就是现在!

她猛然抬起膝盖,向着男人的小腹狠狠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