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专家聚焦童诗儿歌的创作与传播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03日 09:12:54

孩子需要什么样的诗教——专家聚焦童诗儿歌的创作与传播

2021-01-03 06:22 来源: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孩子需要什么样的诗教——专家聚焦童诗儿歌的创作与传播

你还记得儿时背诵的诗歌吗?是唐代诗人骆宾王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还是当代诗人金波的“走啊,去看海,海是我们的梦”?

不学诗,无以言。中国自古就有诗教传统,儿童教育的基本方式都是从诗歌开始的。2020年新修订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也提出,“结合所阅读的作品,了解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写作的一般规律。捕捉创作灵感,用自己喜欢的文体样式和表达方式写作,与同学交流写作体会。尝试续写或改写文学作品”。

随着孩子对优秀诗歌的需求,童诗教育的功利化、教条化,童诗创作的成人化、段子化,优秀诗歌教材短缺等,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孩子需要什么样的诗歌?如何创作符合孩子身心特点的优秀童诗?日前,由《诗刊》社主办的“当下童诗儿歌的创作与传播研讨会”上,与会专家深入研讨,以期为当下儿童诗歌教育探索一条有益路径。

诗歌教育远离诗歌现场

当前的童诗教育薄弱,成为与会专家们的共识。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罗振亚列了一长串:经典文本太少;许多读者、批评者将童诗模式化,本应由儿童创作的“本真的诗”,却被成人改成他们所谓的“纯真的诗”;很多人认为现代童诗是“小儿科”,不需要诠释……

“更深层的原因,是很多人仍持有错误的诗歌观念。”罗振亚说,他们认为诗歌很难把握,评价标准模糊。最明显的例子是,很多省份高考卷中都有一个自相矛盾的要求——“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记者翻阅语文高考的历史,发现诗歌写作向来不受作文试题青睐。2020年仍有3个省份高考作文试题明确要求“不得写成诗歌”。

“高考不让写诗歌,就是一个指挥棒。它告诉家长,写诗与孩子的前途没关系。”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吴思敬认为,这是一个负面的暗示。同时,手机、短视频的流行,让孩子每天都趴在手机上,挤占了文学阅读时间。

随着国家对美育越来越重视,诗歌教育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据统计,“部编本”语文1至6年级12册教材共选诗文132篇,占课文总数的30%。

学校重视了,但“硬件”仍跟不上。《中国校园文学》主编徐峙一针见血地指出,“诗歌教育仍然远离诗歌现场,跟诗歌的时代性完全脱节。教材里的诗歌远远落后于时代。未来我们需要思考怎样让孩子们真正从诗歌中感受到美、生命、找到自我,输出自己鲜活的生命体验,这可能是诗歌从业者、教育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应试教育思维,也是阻碍学生诗歌素养培育的重要因素。青年评论家李壮在给中学生做讲座时,发现学生的感受与表达之间出现了断裂,“这些学生的语言感受力很好,一到解读诗歌的时候,又回到考试思维,以模式化的思路去理解”。

天津社科院副研究员王士强分析说,当前语文教育对诗歌、诗意、诗性的东西不友好,单一标准化的答案把诗的可能性空间压得很小,学习和教育的过程,有时也是一个去诗意的过程。这里面确实有很多值得反思的东西,在当前应试教育的背景下,作出一些改变还是有空间的。

展开全文

北京景山学校特级教师周群大声疾呼,目前对老师的培训和拓展资源远远不够,“真正做教学的时候,教材之外的需求相当大,这部分要仰仗诗人为教学资源部分把好关,特别是做阅读推广的老师,真的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

经典童诗读本仍然稀缺

好的童诗需要具备什么特质?

“童心、童趣、童真。”吴思敬回答得斩钉截铁。童诗要写给儿童,就要从儿童视角出发,用孩子的眼光观察世界。成年诗人要想写出好的童诗,须保有一颗童心,这不仅是对儿童作家的要求,也是对所有作家特别是诗人的要求。

《诗刊》社主编李少君也提出,“童心说”、赤子之心一直是十分重要的概念。儿童有敏感的天性,最容易感受到自然之美、生活之美和情感之美,对万事万物永远怀着新鲜感,这种敏感和想象力是我们写诗的人最应当保持的。

如何才能保持一颗童心呢?吴思敬概括为两个要素——真诚和超越实用。“孩子看世界的时候,就凭着他的本真,饿了要吃,渴了要喝,病了要磨人,开心就嘎嘎地笑,不会假笑、阴笑,皮笑肉不笑。同时,由于孩子阅历浅,不谙世事,他们不是从实用的角度看事物,而是喜欢沉浸在意境中,所以要摒弃童诗单纯的说教味道。”吴思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