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部精美的“月令”(图)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18日 03:22:25

《气象中的二十四节气》,郑远著,九州出版社2021年1月出版。

这套书其实就是一部精美的“月令”。

《月令》是“十三经”里《礼记》的重要篇章。我第一次看《礼记》时,最感兴趣的就是《月令》。这篇文章记载了天子在一年十二个月的时令中,要身在明堂的哪个房间,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用什么颜色的马拉车,用圆形还是方形的器皿吃饭,等等。比如孟夏这个月,“天子居明堂左个,乘朱路,驾赤马,载赤旗,衣朱衣,服赤玉,食菽与鸡,其器高以粗。”朱路就是红色的车,衣服、马匹、旗子、佩玉,都是红色的。

后来才知道,这些举措是为了符合“天道”,彰显一种权威,而符合天道的人,才有资格称“天子”。

“天道”渺渺冥冥,靠什么具体的形象表现呢?古人只能观察到节令的变化和物候的更替。农业社会的生产力主要靠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更对这种“天道”有极强的依赖。所以古人自然会认为,节令变化就是天道的表现形式,是极其神秘的力量。

节令的变化,完全和地球公转有关。地球有一个倾角,公转时带来太阳入射角的变化,让地面上获得的能量时多时少,就有了物候的变化。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天道”更应该叫“地道”,或顶多算是“日道”。因为这“道”根本没出太阳系。太阳系之外,还有茫茫宇宙,漫漫星云,我们所处银河系的“银道”“本星系群”的“本道”,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恐怕还不知在十万八千光年之外的哪个角落呢。

虽然科学昌明,人们早已不以节令变化为神秘,但是我们的生活仍然被深深打上了节令的烙印。我们毕竟是这个星球上的物种之一,要靠节令控制下的物产维持生活,就像《夏》这本书所说,立夏大家都喜欢吃豌豆黄,小满时喜欢吃苦菜、捻捻转儿,芒种时喜欢吃青梅。到底为什么这样?当然可以简单粗暴地回复“别问,问就是传统文化”。至少,我们体内和季节、温度息息相关的肠道菌群也许同样是这样认为的。

风、雨、寒、暑,也时时刻刻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例如小满时的“龙舟水”,芒种之后的“梅雨天气”,至于夏至之后的台风预测,事关沿海居民的安危,更是涉及极其复杂的计算,其玄奥程度并不差于天体运行,有些时候几乎近于“玄学”了。

所以,我们在今天观察节令,探究物候,并不是一件无事休闲的消遣,其中实在有贯通古今的巨大奥秘。也许古人并不懂得复杂的气象预报,但他们通过敏锐的眼睛和丰富的经验观察到的大自然表征,却常常和今天的科学研究相吻合。他们应对自然的举动一旦广泛传播,或许就是一种社会现象。甚至有些时候,在一个现象的产生、一个民俗的消亡背后,往往蕴含着大自然的预兆或警示。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套书,却以准确的文字、精美的插图告诉我们:我们多少年来信守的“天道”(或“地道”)是什么样的,古人是怎么做的,今人仍然会怎么做。毕竟,这是我们千百年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