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太行行之关山

作者: 雨松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3日 18:14:36

  很久没有动笔了,回想曾经去过的关山,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它们的美。

  在日常琐碎的细节里憋闷久了,日子不咸不淡少了许多滋味。没有放假之前,话总是说的很满,信誓旦旦对自己承诺,要做一次说走就走的远行。事到临头,却前怕狼后怕虎,加上电视播报说天气恶劣、泥石流啊等自然灾害,更是令人望而却步。缩在家里任凭每天日出日落,出远门的打算总是无疾而终。暑假最后几日,儿子有点小事要去看他,又有同学好友盛情邀约,于是,仓促坐上动车,出发了。

  说起来真是脸红,这是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幸亏仰仗好友费心做了细致的安排,前去位于河南辉县的路上只管放心欣赏风景。

  中原大地一马平川,盛夏时期几场透雨,一扫日久的干旱,极目远眺,大块儿庄稼地打上了方格子,呈现满眼的绿,不同的只有深浅变化。偶尔几株突兀的树做着点缀,那树长的地方比较奇怪,不一定在田间地头,任性的时候就待在庄稼地中间,一株或者三两株,似乎为了给单调没有起伏的平原增加一点避免眼晕的参照物。偶见一栋精致的灰色小洋楼,孤独地插在旷野一片绿色海洋中,像精灵住的小城堡,一株参天大树像一把巨型保护伞,把前院后院揽在羽下遮蔽的严严实实,一掠而过之间,见墙壁斑驳长了厚厚青苔,更增加一丝神秘气息,是否某个月圆之夜,精灵会在这座城堡里举行聚会呢?

  车在路上飞奔。

  同行一个帅气的小男生,自我介绍说,九月一号正式上小学了。那可真是个不一般的小家伙,思维如济南的趵突泉,没有睡着就不停歇地涌动。问号来的特快,不停地缠着人提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关键是你不能糊弄他,有时说错了,他还要给你提出来让你脸红。真像《刘三姐》的唱词里唱的,只是把“歌”换成“问号”:问号有十万八千萝,只因那年涨大水,问号分成几条河——天呐!绝对锻炼思维,预防老年痴呆。只要你能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览群书见多识广,灵活运用好这些知识,就能回答他的问题,要不就得跟他胡说八道,那样实在是误人子弟,因为这孩子把你的回答,作为他自己对眼前事物的认知,当场应用起来。

  “看!大山!”突然那孩子惊喜地喊,我们顺他手指的方向,发现前方车玻璃上映出模模糊糊远山的轮廓。这时候窗外平原的风景有了起伏变化,接近中午时分,终于抵达位于新乡辉县的关山。

  关山,是太行山南麓。

  太行山,不知为什么对这个名字打心眼里感觉亲切,不知是不是因为八年抗战期间,它作为天然屏障挡住了外来侵略者,还是诗人笔下称它为母亲的缘故。阳光照耀下,山峦层层黛色如烟,山峰由近而远错落展开,山色由深变浅,最远处的山峰,需要仔细辨认,朦胧在山岚之气里,如一抹淡淡的影子,每一座峰都是奇、秀、险……各有特色。溪流淙淙于山谷里、密林处、岩石缝隙间婉转而下,精灵一般淘气跳跃,遇见一段平坦地势,则处子般安静流淌。就是一幅大气磅礴的水墨画!

  山脚下,有一家食宿一体的灰色瓦舍。依山而建,前、后、右三面是房子,屋顶铺设灰色小瓦,屋脊飞檐翘角,各有回廊,檐下挂一溜红灯笼。院子左面一条峡谷,两岸树木葱郁,谷底大大小小石头早已磨去了棱角,千姿百态卧在水中,泉水叮叮咚咚从石上或者缝隙里奔泻而下,遇到低洼宽敞地方,集聚起几个碧绿的水潭,七八个孩子在峡谷里戏水。紧靠山谷右侧岸边,建了一排长长回廊,廊房之间以几丛竹子间隔开,每间摆着饭桌凳,廊檐下各挂一个大红灯笼。仔细看,每间廊房起了名字“江南好”“西湖边”“江南柳”“江南春”啊等等,对江南真是情有独钟!令人忍俊不禁——显然模仿江南风情,只是细节上不大讲究,中间篮球场大小的院子,规划成各种形状菜地,种一些空心菜、小葱、茄子、豆角等时令蔬菜,只是偶尔某个边角间杂几株花草,几丛竹子搪塞一下。那回廊北边巴掌大小的空地上,用砖垒建三四个长方形锅灶样子的东西,一侧有个摇柄,顶上盖着拱形铁皮,均匀地生着锈,上面打了几个排列整齐的圆孔,旁边地上摆着鼓风机嗡嗡响着,青烟从一侧的开口处袅袅而出,一个妇女稳稳坐在马扎上,不紧不慢转着摇柄。开始很纳闷,不知是何种秘密家什。后来,听朋友跟店家询问烤全羊之类的,才恍然大悟,这是烤全羊的炉啊!中原大地的人们,一般是实实在在精打细算会过日子的,舍不得像江南那些园林拿出土地专门怡情,一石一木讲究文化底蕴,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所以不如干脆变通一下,实用观赏两不误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