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门前的老榆树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07:10:35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有许多事情是不能忘记的。但印象最深的,我最值得回忆的是门前的老榆树。

  在我的记忆中,我刚刚懵憧的记事的时候,老榆树已经很高大了。大到大人的一双手不能合拢的抱严它。但记得妈妈对我说过,这棵树的年龄比我大十几岁。是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妈妈说还是一棵不怎么样的小树苖,而且不是很好,歪歪邪邪的,就用菜刀修理了修理它。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棵小树却像疯了一样,其生长速度相当的神奇。在我六七岁的时候,这棵树已经成为了全村最高最粗的树了。虽说现在这棵树已经没有了,但这棵树确确实实的为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带来过无穷的快快乐和向往。也带来过勇气和力量。

  我的母亲管教孩子的方法有点严厉和苛刻,大概和这棵树有关系。因为隐约记得母亲说过,有一次一个所谓的风水先生从我家门前路过。看到了这棵树,恰巧母亲也在门口干活。这个风水先生就问了这棵树的来历,然后对母亲说,家有其树,必要有其人。母亲没有文化,但也算得上是识大体的农村妇女了。所以风水先生的这句话对母亲的影响很大。用母亲的话说,没有想到这棵树会长成这个样子,最初它是歪歪邪邪的,也就是用刀砍了砍。也没有浇过水,但确是实实在在的用木棍支过,用绳拉住过,希望它长正了。这棵树还算有良心,真就长正了,也长高了,长大了。也就是这件事情让我的母亲自己领略到了一种独特的教育孩子方法。那就是“孩子必须勤修理,不能往邪道上发展”。因此每当我们姐弟几个,犯点小小的错误,回到家肯定是一顿暴打或者其它的严厉的惩罚。也就是由于这点,养成了我们姐弟几个在外办事总是谨小慎微的。求其完美,不出纰漏。

  这个树的位置正在我们家门口的右边,出了门再往前走二十几米,是我们家的外院。还有两棵树,是椿树,一个雄的,一个雌的。也非常高大。正好和这棵榆树形成一个品字形。每年的夏天,三个大树能够遮出好大的一片荫凉。就一棵老榆树就能在它的周围遮出以它为圆心的十米半径的荫凉。而且枝杈交错,无一隙的阳光透过来。在酷署难挨的夏季,树下总很凉爽的,总是有着诱人的清新气息。所以无疑大树下面就人们休息和纳凉的最好的去处了。奶奶们在树下聊家常。年轻的姑娘们和媳妇们在树下谈天纳鞋底儿,小伙子们在树下打扑克。而我总爱在树下面看书,小的时候看连环画儿,也就是农村人常说的小人书。大点了看长篇小说。什么《金光大道》、《三个火枪手》、《大刀记》、等等。当时的经济条件不好,有的书是自己买的,有的就是和别人交换着看。但总之一句话,当时我们的小伙伴里,我的书是最多的。看书的时候总爱在屁股底下铺一些麦秸,困了就躺那睡会儿。由于从小母亲的管束很严,所以养成了我爱静不爱动的性格。因此危险的地方,离家比较远的地方也很少去玩。没有事了就喜欢看书,而且一看有时候连吃饭都忘了,特别是借的书,总有一口气看完了再做其它事情的想法。因此,当时有的人总喜欢嘲笑我说:“看书不能当饭吃的,也吃不上饭”。但就是喜欢,也喜欢买书。我父亲无所谓了,什么也不说,但我母亲却乐的我这样。省心。省大人为我的安全操心。因为我们家就我一个男孩子,上面有四个姐姐。因此宠我宠的也厉害吧。我记得当时母亲总爱说一句话是,你买的书可以顶半个光景了。由于看书是我的乐趣,而在老榆树下面又是一看书和交换书的场所,因此,老榆树下面给我的童年和少年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后来大了,上了初中了,课程多了,但老榆树下面仍然是我的乐园。炎热的署假,在树下面支上小饭桌,开始写作业。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树上很少有虫子之类的。鸟倒是不少,有我们村里人称为玉眼儿的,等等不知名的鸟儿经常在树上叫,飞来飞去的。而树的下面仍然是一个学习和其它各色人等在炎热的夏季的最佳选择。三年的初中,这棵树给了我一个在夏季最好的学习场所,也给了我许多的值得怀念的时光。1982年的夏季,我顺利的考上了高中,全村当时就我一个人考上了高中,大概我们那届是七八十个学生吧。这就更增生了我母亲的一个念想。那就是说这棵树能够给她的后人带来福祉。因此,我就成了全家人的中心。用一个比较形象的话说,我在我们家人心目当中的位置就和大熊猫差不多了。

  高中是在县城上的,县城离我们家八里路左右。平常在学校住宿,星期六下午放学后回家。星期天下午四点左右返校。所以平常在学校的日子就是非常急迫的等待星期六的到来。因为星期六就可以回家了,可以和家人团圆了,可以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一饱自己的口福了。所以一到星期六下午两节课后的放学时间,全校到处是急急忙忙的急于回家的人。有老师,也有学生。每个人的脸上都显示着一种焦急和渴望的神情。我也不例外。由于当时家里人,特别是我母亲,怕路上不安全,总是让我走着去上学,不让我骑自行车。因此每当星期六的下午,一出了校门儿,先买上二角钱的瓜子,一边嗑着一边走,一边走一边时时的抬头往家的方向看。边走边看,不知何时一抬头看见了那棵又高又大的老榆树了,心里的高兴劲就别提了。总有一种到家了,马上就到家了的感觉油然而生。因此这棵老榆树又给我带来希望。它给我带来的希望还不止这些,由于种种原因,也可能是受母亲的影响,每逢重大时刻,我都会面对老榆树做一番祈祷,求老榆树保佑我。也不知道是老榆树真的有灵性,还是我的努力,还是其它的原因。也就是从82年开始姐姐们也就都陆陆续续的上了班,跳出了农门。85年我也非常顺利的考上了大学。因此这棵老榆树又给了我动力和憧憬。我的大学是在外地上的,上了大学,就是一学期回家一次,也就是寒署假了。因此和老榆树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但在外地上学的几年时间里,也没有忘记老榆树。一遇见什么不顺心的事情,还会在异乡默默的求老榆树帮我。也不知道这是乡愁还是人们所谓的情结。大部分的情况下,寒假都是我先回家,然后是快到过年了,姐姐们才放假回家。我去车站接她们,还是老习惯,一边走一边看,而且不知是心意相通,还是其它的原因,大家都会同时看,几乎是同时的。一看见了老榆树的树冠,会发出同一个声音‘到家了,终于到家了‘。这时候我才体会到,老榆树不只是给过我一个人希望和向往,而是给了所有的这个家在外地上班上学的人一个共同的希望。因为家有父母,有长期没能团聚的兄弟姐妹,而第一个给所有人提供信息的,提供一家人马上就要团聚的信息的就是老榆树。并且由于我们姐弟几个都跳出了农门,这棵老榆树也就成了全村人神奇的向往。都认为老榆树给我们一家人带了好的风水,给孩子们带来了好的运气。因为农村的生活毕竟有些清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