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描写银杏的状物抒情散文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9日 15:46:47

  秋天,是银杏树最美的季节。叶子起初是绿中带黄,接着变成了黄绿色,到了深秋,满树都变成了金黄色。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银杏的状物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写银杏的状物抒情散文:银杏

  满眼的金黄,属于记忆的残缺。银杏枯黄的季节,实在埋藏了太多的故事。

  我也曾站在金黄的银杏下,仰望辽远的苍穹遐思。不曾想你只给了我空虚的诗意和满怀的感伤。伴着蒙蒙的细雨,又是一季银杏枯黄的时光。想起曾经的漫步,我们最终还是走远了。而那些快乐的画面,始终不离不弃地附着在记忆的一角慢慢也泛黄了。

  每个季节都有它独特的美丽,只是看景的人却无法以一样的心情去观赏。有人总以为感伤是诗人的专属,而自己却总是在莫名的忧郁。在这里,我们都在感受着这冷冷的寒意,看着银杏的叶色而感觉着世界的温度。而有时,再冰冷的寒气也无法封冻我们的欢心,只因为我们幸福着,或者幸福过,幸福能够将一切冬天的低温抵御、暖化。

  我有一个朋友,每每在我们通话的时候问起我这边银杏的情况。她总说这里冬天的银杏是如此的美丽,在寒风里迎风伴着落叶散步是多么惬意。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喜欢这里的银杏,仅仅因为这里的银杏是种在大学里?还是因为这里的天空更适合看银杏落叶?还是••••••至于其他的可能,我想还是不去揣测的比较好。只是,我还真不希望她会在这惬意的冬季大老远跑来看这美丽的飘零。我也曾想象和她一同漫步在银杏飘零的幽径,我知道我们都是在过一种诗意的生活。但是,我们始终都将没有共同的归宿。人生本来是那么的美好,我们都没有权利和必要为这美好的人生的未来,添加那些忧伤的色彩。因为灵魂,经不起昙花一现的美好。

  记得刚上大学的那一年,这银杏枯黄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没有烦恼忧愁的快乐少郎。那时候,怀抱着一种趋于美好的夙愿,在这里淡忘过去、憧憬未来。可是,却不料现实总这样不如人意。没过多久,我便再度陷入爱情,就这样,一段没有归宿的幸福又拉开帷幕,直到次年那一个银杏又枯黄的季节。我们选择了默默离开,没有深情的离别眼神;也没有难舍的缠绵话语;更没有决定离后的再会。岁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瞬就是多年。多少次花开花落,多少度春花秋雨,彼此再也无法感知一丝乐与悲。

  人生在世,各有所爱。陶渊明独爱菊,刘禹锡他爱莲,我也曾尝试去爱上某一种草木,譬如银杏。而草木就是草木,没有情感,没有悲喜,即便你付出再多,也终无济于事、徒劳而已。于是,我这一生也就注定孤独了。

  至于银杏,我的确对她没有多少好感。在春天,她过于娇媚耀眼,美丽的肌肤都嫩得溢出了水;在冬天,她过于张扬靓丽,金黄的浓妆都抢尽了风头。因为平凡,所以我拒绝奢华糜烂,固然,对这种过于华丽的装扮实在不可恭维。然而,我深知自己绝不是真就因为她的亮丽而不喜欢。因为每到银杏金黄的季节,所有的现实和回忆都将我重重包围,那些美好的情节都将使我无法呼吸而致近乎窒息。

  我也知道美好易逝是不变的真理,越是悲苦的回忆越是珍贵的财富,而越是快乐美好的以往也就成了越悲苦不已的如今。如果我们能够多拒绝一些眼下的引诱,也就能够给自己的未来腾出一些空间存放持久的甜蜜。银杏两季,春来便是透水的嫩绿,冬天就是挡不住的金色。她可以在一年里风光那么两回,且把自己的美丽献给了世人。那些叶子,生于繁华也终于灿烂。只是在这城市,那些脱离了母体的落叶,都将注定被遣送到无法回归的边境,从此一去不返。

  描写银杏的状物抒情散文:银杏

  银杏,我思念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叫公孙树。但一般人叫你是白果,那是容易了解的。

  我知道,你的特征并不专在乎你有这和杏相仿佛的果实,核皮是纯白如银,核仁是富于营养--这不用说已经就足以为你的特征了。

  但一般人并不知道你是有花植物中最古的先进,你的花粉和胚珠具有着动物般的性态,你是完全由人力保存了下来的奇珍。

  自然界中已经是不能有你的存在了,但你依然挺立着,在太空中高唱着人间胜利的凯歌。

  你这东方的圣者,你这中国人文的有生命的纪念塔,你是只有中国才有呀,一般人似乎也并不知道。

  我到过日本,日本也有你,但你分明是日本的华侨,你侨居在日本大约已有中国的文化侨居在日本的那样久远了吧。

  你是真应该称为中国的国树的呀,我是喜欢你,我特别的喜欢你。

  但也并不是因为你是中国的特产,我才特别的喜欢,是因为你美,你真,你善。

  你的株干是多么的端直,你的枝条是多么的蓬勃,你那折扇形的叶片是多么的青翠,多么的莹洁,多么的精巧呀!

  在暑天你为多少的庙宇戴上了巍峨的云冠,你也为多少的劳苦人撑出了清凉的华盖。

  梧桐虽有你的端直而没有你的坚牢;

  白杨虽有你的葱茏而没有你的庄重。

  熏风会媚妩你,群鸟时来为你欢歌;上帝百神--假如是有上帝百种,我相信每当皓月流空,他们会在你脚下来聚会。

  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

  你不是一位巧妙的魔术师吗?但你丝毫也没有令人掩鼻的那种的江湖气息。

  当你那解脱了一切,你那槎桠的枝干挺撑在太空中的时候,你对于寒风霜雪毫不避易。

  那是多么的嶙峋而又洒脱呀,恐怕自有佛法以来再也不曾产生过像你这样的高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