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雪落徽州,轻染古韵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7日 18:46:42

  古老的徽州,宁静而安详。翠山为屏,清水如练,一座座散居在深山里的古村落典雅古朴,白墙黛瓦,飞檐翘角,雕刻精美,经年的民居墙壁斑驳,苔藓点点,瓦菲丛生。徽州的小村落,既有江南水乡小镇的小桥流水,深幽古巷,也有山村特有的田园风光,灵山秀水。一幢幢民居是一幅幅黑白的水墨画,一处处山村则是一轴轴七彩的山水画卷。皖南山区四季分明,景色随季节交替,随阴晴冷暖而变,虽有花红叶绿,白云蓝天,绿水青山,四季花开,却不显浓妆艳抹,只有娟秀清丽缓缓而流,于是山水画卷是韵动的。而民居则静默伫立在光阴的深处,历史只是苍老了它的容颜,岁月增添了它的内涵,可它却处世不惊,安然跨越,保留了唐风宋韵,明清古风,厚厚的文化气息增添了水墨画的凝重。曾经的高墙院落、水口码头、古陌深巷留下多少凄婉迷离。沧桑的岁月用厚重的沉淀诉说着徽州古老的历史和光阴的故事。穿越时空那曾是

  谁的脚印串成花纸伞下行行忧伤?

  谁的眼神凝结成了倚窗的守望?

  谁的挥手摇落了寒暑易节的期盼?

  谁的孤灯熬尽了最后的相思泪?

  谁的笛声萦绕成了百结的愁肠?

  谁的乌篷船载走了一世的经年?

  谁的门环轻叩惊走了一地月光?

  谁的叹息撼落了那一树孤寂的梅花?

  惆怅伤魂的故事静静地流走,只有那远去的岁月把斑驳陆离的碎影留在那一栋栋高深宅院里。大宅院和里面的主人只有把心中的一切寄托刻写在梁柱照壁上。合围天井里在夏末秋初的时光,多少泪眼看着牵牛织女星!两厢的牵挂却没有朝夕相处,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等待的多数是那一堆冰凉的土丘,惊天动地的悲壮只换来那凉凉的石刻牌坊!

  在徽州历史就是年复一年的春风夏雨秋霜冬雪中刻写在土地上岩石上墙壁上的一个个印痕,水墨徽州,就是历史的痕迹,用最简单黑白颜色绘就最凝重的气息,风貌依旧,古韵依存。

  当饱含幽怨的尘土被新时期的春风层层吹尽,千年期盼千年追寻的世外桃源便展现在世人面前,在惊讶中,迷失在红尘中的灵魂找到了归宿,心便被安放在这片远离喧嚣的净土上。

  行走于古村深巷,踏着蜿蜒不齐的石板路,眼前保持原貌的瓦顶砖墙木门和水井让我们明白,最原始最朴素最简单的才能经受时光的沉淀,愈沉静低调内敛愈弥久醇香。

  四季不同的景致妆扮了山水画卷,可山水画卷中的亘古灵魂是水墨的古韵建筑。那错落有致的古建筑被定格在画卷里,虽有万种风情飘逸,百媚趣味横生,可总是那样经典肃穆,婉如隔世之感。或许是那精致的歙砚和飘香的徽墨浓浓的熏陶,内敛而沉稳,入眼而不张扬,黑白便被定格成经典的建筑颜色。

  是那一次偶然的邂逅,雪花纷飞让我感受了徽州灵动的古韵。

  临近年关的午后,驱车回到故乡。本来寒冬季节,徽州这幅山水画就有些单调,旷野只有一成不变的绿色麦苗油菜,山坡仅剩不落叶的茶树苦槠就是灰色枯枝,少了春夏秋季的五颜六色和莺燕穿梭蜂飞蝶舞的迷幻,天空又阴云密布,天地灰蒙蒙一片,景色呆滞而又寂寞。正叹息这季节的缺失和遗憾,却适逢大雪飘洒。从车窗向外,朦朦胧胧一片,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轻灵飘逸。远山近树,村庄田野,轻轻地接受着轻盈美妙的雪花。这是重逢久违的伙伴,这一刻遇见了千百回的梦中期盼,更是真正拥抱了故乡的亲情。雪花,比丝雨更有诗情,比秋色更有画意,淅淅沥沥的雨丝总有淡淡的愁意,色彩斑斓的秋色令人眼花缭乱。只有飘舞的雪花,扑朔迷离,使人如梦如幻,仿佛置身于诗词海洋徜徉于活灵活现的水墨画中。雪花,改变了寒冬萧条的衰败,给人一个清新令人心旷神怡的世界。

  行走在花瓣飘飘的白雪中,心境融入洁白的雪花,烦恼浮躁渐渐消退。雪落无声,河山寂静。雪覆黛瓦,炊烟袅袅,花格窗檩,雪花轻敲,深幽古巷,踏雪留痕。庭院寻梦,雪静梅香。雪地上的蹋痕,深浅不一,弯弯曲曲,小径千百,足印万千,过往的行人和历史,谁也没有在意曾经的身后雪地鞋印,匆匆的脚步也没有停留,走向历史的深处,消失在寂寞的时光和天地接壤线上,回眸岁月,纯洁无瑕。雪融化水,檐口轻落。眼前只见雪花飘荡,花瓣落发肩,那仅留的一丝丝痕迹,刻骨而又铭心,犹如曾经的往事,清晰却又模糊。

  静默的村庄,只有黑白线条,村头的古树,枯枝白雪,黑白分明。旷野山峦,白雪覆盖,银妆素裹,成了留白。天地轮廓,模模糊糊,黑白的水墨画,只有用自己想象去填充,去勾画烟雨迷蒙雪花飘飘的氤氲山村。远处的群山,峰峦起伏,身披皑皑白雪雄伟圣洁。

上一篇:谷雨晋茶香

下一篇:诗与歌的变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