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人民日报评奇葩论文:科研如何更崇高?学术何以更优美?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21日 07:08:24

   这几日,一篇发表于2013年的生态经济学论文,引来舆论热议。论文围绕“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展开讨论,被质疑与科研内容、期刊定位不符。事后,期刊发出声明,“决定撤稿” ;期刊主编,也是论文中提及的导师回应,“申请引咎辞职” ;期刊主管部门表态,“认真调查相关问题,切实做好处理、整改工作”

人民日报评奇葩论文:科研如何更崇高?学术何以更优美?

   从发酵到回应,一篇论文引致关于学术研究的讨论,让人们接受了一次规范性与严谨性的教育。不过,很多人同时想知道:这样的论文如何能被录用刊发?期刊的审稿采编规范何在?学术“把关人”在哪里?面对类似事件,能否从被动回应,变成严格审核、不再出现?带着这些疑问,人们应该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学术规范、科研责任。

   学术研究应该是有品格的事。 从人类文明到浩瀚星空,从细胞生物到自然规律,无论是人文社科还是科学技术,揭开真理的面纱,拓展人类的智识,是无数学人的崇高追求。在这个过程中,有无数失败也有无数成功,学术研究非但不是凭空产生的,更形成了一套有共识的规范、标准乃至伦理。人们之所以能不断将认知边界往前推进、不断开辟科学应用于实践的疆土,很大程度上基于对科研规范的尊重,这也是前人成果能为后人所用、当下研究能造福后人的一个重要基础。 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学术研究都应恪守基本的学术规范,更不能偏离严肃、认真、负责的科学轨道。

  一篇学术论文,何尝不是科研成果、学人品格的载体与呈现?拿冰川冻土为例,中国有大面积的冰川冻土地貌,许多科学与工程人员在严寒艰苦地区做科研、做贡献。修建青藏铁路时,冻土如何“保冻”难题被成功破解,为高原天路的修建打下牢固的“地基”。时至今日,冻土及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都是重大课题,这不仅是理论也是实践,少不了包括所谓“集成思想”在内的认识论与方法论。无数像冰川冻土这样的科学研究,等待人们接力研究、挖掘、深潜。学有责、术有道,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才能真正彰显科研的崇高感与奉献的优美感。

   从学术成果到学人品格,从研究者到把关人,科研也从来不是一件“私事”。 对研究者而言,学术论文一经刊发就有了公共性,不再仅仅是“文责自负”;对期刊而言,无论是编者还是把关者,都应把科学性、严肃性放在第一位,以规范、标准与责任的标尺严格衡量每一篇稿件,让权威期刊成为更有公信力的“公共产品”;对科研共同体而言,最好的褒奖不是几句夸赞,而要以研究为本、拿成果说话,在反复交流与激荡中推动科研进步。一篇引来质疑的论文警示我们,科研非小事,只有研究者、平台与把关人、科研共同体一起筑牢学术责任、涵养公共意识,才能浇灌出科学研究的永不凋零之花。

人民日报评奇葩论文:科研如何更崇高?学术何以更优美?

人民日报评奇葩论文:科研如何更崇高?学术何以更优美?

   同样是在这几日,一年一度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举行。用算盘“造出”核潜艇的黄旭华、矢志不渝“算计”天气的曾庆存,荣获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科学家们也被网友誉为中国发展的“顶级流量”。如此对比,崇高就在眼前,优美不必赘言。我们相信,只要严以律己,遵守学术规范,把好质量关;板凳坐得十年冷,潜心钻研、不务虚名,越过功利关;尊重治学规律,守好治学良心,带头净化学风,让人情难过关, 攀登科学研究高峰的路上,纵有再坚硬的“冰川冻土”,都一定能被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