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做理智文人,写优雅文章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0日 16:30:05
【 - 水月文章网】

  在意和珍重自己的作品风格特色

  朋友说:“李彦良,你的作品老气横秋,太老婆婆气了。怎么不放开写?这样继续写下去,给谁看?”“我本来就是个老婆婆呀。人老得连脸上的皱纹也都锈在一堆了,还能够把自己放得多开?”我平静地回答。

  至于我写的东西给谁看?首先是自己。自己还不满意,岂有向别人展示的道理?自己满意了,才敢往出晒。其次是自己身边最亲近和了解自己的人,他们是我作品最忠实的读者,往往会直截了当地给拙作放血、降温。假如自己写出来的作品,连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让看,或者不能也不敢让他们看,那还算什么东西?至于不相识的读者有多少,那就得靠缘分了。读者与作者是以作品为媒介的有缘之人。所以,作者是自己做了嫁衣,然后往出嫁自己的人,实在没有了不起的地方。自做的嫁衣还是以合身为要,时尚难追,闹不好,可能会成为效颦的东施,过气的徐娘,那就太糟糕了。

  作品是作者的亲生子女。一般不会有假,假如是包养,不办包养手续,就不合法。既然是亲生的,从生下,到长大,不只是欣赏它,还得负责任地用心修理它。作品不只是作者的心迹,也是送给读者的心意。拿自己不理想的心意送人,那是对读者(特别包括少年儿童)的极大不恭,也是对自己人格的亵渎。作品是作者自己生的宝贝,守护其特质,是母亲的本能使然,是作者的尊严使然。

  作品是作者生的,但作品却是社会和时代的混血儿。没有社会大环境,离开时代大背景,作者就生产不出作品来。作品是作者与社会和时代相依、相恋、相爱、相恨的感悟。了不起的大家必然诞生和锤炼在不寻常的时代里。社会和时代是作者成长的高天厚土。芸芸众生是作品的生命之源。作品是对曾经孕育和支持它破土而出的那方热土的还报。作品当是属于时代的,接受社会的检验,是作品的社会责任和义务,所以作品不能够怕人指责和评论。

  作品是文字的游戏,原创是规则,所以才把写作叫创作。情感让文字喜怒哀乐,思维将文字调兵遣将,表述使文字富有道理,谋篇把文字升华成了文学。作品既然属于了文学,那就当追求文学的美,把学问蕴含在里边,给读者启迪和激励,并且接受读者的评头品足。

  作者也没有什么大了不起的地方,只不过是把自己写的东西变成了印刷品。“作者”和“作家”是在内涵和外延多方面都有区别的两个概念。有的作者出一本书就是知名作家,有的作者出好几本书,也只是个写作者,是不是作家,到了作者盖棺时刻也尚难定论。所以说作者能否成为作家,得让读者和时间给下结论。当今时代,做个作者不难,而是不是作家,却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和几个人说了算的事。

  作者和作品很渺小,只是一个圆点,读者队伍却很庞大,可能是几个群,或者几个圈子,大大的群和圈子中不乏奇珍宝玉,更少不了高山流水;作者和作品很单薄,只是一层薄纸,读者却很高峻,庞大雄壮的读者队伍中定有学贯东西,学富五车,学问不凡的大家;作者和作品很宅,充其量也只是一家之言,读者却真的很酷,里面少不了有火眼金睛的孙悟空,也有游刃有余地解牛的庖丁。所以,用笔的人,也就是作者,千万不要自以为是。所以,我也就从来不敢放任手中的笔和放肆自己。当然也就更不敢,其实也是没有勇气和能耐放开来写了。

  世间万物都是顺其自然的好。老气横秋本来也就是一种属于人老了之后的自然现象。老了的人没有必要装嫩。横秋老气在,桑榆自苍然。在意和珍重自己作品的老婆婆气,是我的本分。也希望每个作者朋友都在意和珍重自己的作品风格特色。

  欢迎不嫌我老的朋友与我笔谈坐聊。

  做理智文人,写优雅文章

  在2012年6月6日翠花主持的阳泉评梅女子文学社社委扩大会上,社长文瑾让我讲几句。于是,我好为人师的毛病又发作了,就讲了下面这段。

  我们的阳泉评梅女子文学社在走过20个春秋冬夏之后,现在确实成气候了。是天时地利人和,方方面面的条件成全了女社,成全了咱们每一个社员。既然成气候了,咱就得用出色的行动做有作为的文学社社员,做理智文人,写优雅文章,为咱的文学社增光添彩。

  我在这里讲四点:

  一是处理好自己与文学社关系。肯定地说,没有文学社就没有每个社员的今天。文学社是常青藤,社员是藤上的花。花离不开藤,藤离不开花。特别是在文学社姹紫嫣红的今天,你再了不起,再有成果,数你香,数你靓,你也得承认你只是文学社这根藤上的一朵或一支花。所以花是你自己,藤是文学社,你应当维护和珍爱文学社这根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