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蛰伏华为二十年 并非华为唯

作者: 看齐中文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7月21日 10:53:09

  外界普遍认为,华为之所以能够成功,越来越严格、规范的财务管理功不可没。而华为目前强大的财务体系背后的领导者是华为公司常务董事、CFO(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她的父亲是任正非。

  出生于1972年的孟晚舟回忆,自己上高中时就经常来到华为的办公室,使用那里的复印机,“我父亲创业时,我在读高中,他办公室有个复印机,我老去那复印试卷。”

  到了1993年,21岁的孟晚舟从华为最基层的岗位一名前台接待员做起,彼时,孟晚舟的父亲任正非告诉她,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这份工作将会帮助她培养人际交往能力、积累工作经验。

  孟晚舟曾在题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内部文章中回忆,1993年,刚刚进入华为工作最初的那几年,她和另外三个女孩承担了总机转接和文件打印等工作,琐碎且辛苦。

  但孟晚舟并没有因为任正非女儿这个特殊身份,在工作中以及与同事相处上带来任何负面影响,“现在我很多同事,我当年都叫他们叔叔。这不会对我们现在的相处构成障碍,日久见人心。处久了,大家就知道我是什么人,都还比较愿意跟我说很多话。”

  在华为人眼中,孟晚舟待人随和,毫无老板女儿的架子。曾接近孟晚舟的人士回忆说:孟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衣服、在意妆容修饰,与通常职业女性的气质迥异,但思维方式颇具国际化视野。但于外界而言,和任正非一样,孟晚舟低调、神秘,她的一切不断为外界所猜测。

  孟晚舟的“任正非之女”的身份正式对外公开时,她已经在华为整整蛰伏了二十个春秋。2013年1月21日,身为华为CFO的孟晚舟首度现身,她在华为2012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上为自己辟谣,给了外界一份关于自己的真实“履历”。

  首次面对媒体的孟晚舟,被媒体贴上“自信、明媚,语速偏快”的标签,面对外界的期待,她娓娓道来:“1992年大学毕业,最初是在建设银行(5.860, -0.08, -1.35%)工作。一年后,由于银行整合,撤销了一个网点,所以就来到了华为。”

  进入华为后,孟晚舟的工作主要是做一些类似“接电话”的“打杂儿”工作,“那时候公司小,做过秘书、协助过销售和服务部门,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等。我是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传闻中关于我在华为最早是接电话的是实情。”

  她曾在发表在华为内刊《华为人》的一篇文章中,细腻的文字也描述了自己早年的成长。“1996年,公司第一次参加国际通讯展,我随团去了莫斯科。领导让我把美金换成卢布,我和另外一个同事拿着一摞美金去街边兑换。当好几十捆卢布从窗口里塞出来时,我俩第一次感受到汇率的放大效应,哪里敢站在街边点数,抱起来就往宾馆狂奔。回到房间,锁好门,仔细点数才发现少了100美金的卢布。领导理解我们当时所处的环境,并没有过多责难。”

  “1997年,我去了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会计,一年半学成后,又回到了华为的财务部门,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在华为的职业生涯。”初入华为的头几个月,只要总账和明细账的数据不一致,她的会计凭证一定是重点检查对象。“到了2007年,公司聘请IBM作为集成财经变革的顾问,得益于顾问们的包容、鼓励,几年之后,很多在IFS(互联网金融服务)项目组员工,不仅专业上进步了,英语也进步了很多。”孟晚舟回忆说。

  此后,孟晚舟历任公司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账务管理部总裁、华为香港公司首席财务官,以及国际会计部总监。到2011年4月17日,华为在其官方网站上首次公布董事会及监事会成员名单,显示孟晚舟出任公司常务董事、CFO。直至今日,她一直担任华为的CFO。

  彼时,刚刚站在媒体面前的孟晚舟也非常清楚,不少人对她感兴趣的不仅仅是“华为CFO”、“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这些身份,于是她在媒体见面会上也满足了外界对于她为何姓孟而非随父姓这些“家长里短”的好奇。

  “名字是我自己16岁时自己改的,随我母亲姓。我弟弟叫任平,他现在华为旗下慧通公司,慧通是华为的服务公司。我弟弟并不在华为技术公司,不参加主营业务。”

  媒体报道的众多版本是,孟晚舟是任正非与其前妻孟某的女儿,任正非离婚后,孟晚舟就改随母亲的姓。

  百度公开资料显示,1983年,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从部队复员转业的任正非来到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

  彼时,深圳改革开放不久,工作和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孟晚舟曾经在《华为人》报上发表其撰写的一篇文章《风筝》,回忆了当时的艰苦环境:“父母响应党的号召,在深圳艰苦工作,他们住在漏雨的环境里,深圳是多雨地区,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四面透风的屋子里,隔壁邻居说话都能听见。”

  不久之后,由于孟晚舟要上初中,为了不影响学习,她被送回了贵州的爷爷奶奶家。对于母亲的一切,孟晚舟在公开场合少有提及,对于父亲的印象,“他在工作中是CEO,在家里是父亲。”这些记忆中的评价,听起来似乎已经是任正非创立华为之后的事了。

  在任正非创办华为前后,孟晚舟觉得父亲的角色有了转变,“他曾经是一个慈父,我妈妈才是严母。在创办华为后,可能是管理一家企业对他个性要求很高,他现在成了一个严父,我妈妈变成了慈母。”

  在媒体面前,孟晚舟常以“我爸说”为开头,“我爸说,讲一句慌话就要用十句来掩盖它,平凡人的能力就是讲真话”,孟晚舟在那次媒体见面会上说,华为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据说任正非的暴脾气在业界是出了名的,虽然已经73岁的人了,但批评手底下的高管,从来都是“不给面子,不顾人格”。对于自己的女儿也不例外,“我父亲的口头禅是面子是给狗吃的”。

  2015年11月12日,微信公众号“蓝血研究”发表了《一篇文章引发海啸,任老板怒斥女儿分管的财经团队》的文章,该文很快流传开来,噱头是“任正非怒斥女儿孟晚舟分管的财经团队”。

  事实上,真正引发任正非发飙的是华为《管理优化报》刊登了一篇名为《一次付款的艰难旅程》的文章。该文提及,华为内部的财务审批流程太复杂、财务人员经常设阻力等,正是这篇文章成为任正非“发飙”的导火索。

  盛怒之下,任正非直接签发并以总裁办电子邮件的方式,发给华为董事会监事会和全体员工。在这份邮件中,任正非简直就差指着鼻子骂了:据我所知,这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不知从何时起,财务忘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为作战服务,什么时候变成了颐指气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但是,作为女儿对父亲的直接评价,孟晚舟很少提及,面对父亲的严格要求、批评指正和多年来的“培养”,她也只是在默默地在做好自己的工作,业绩也是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