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跨越时空!鲁迅长孙和泰戈尔曾侄孙手握在一起

作者: 看齐中文网 发布时间: 2021年12月09日 14:06:04

  “泰戈尔三次来访中国,但他与鲁迅却没有机会好好对话。现在,是让他们相聚,来开始一场错过对话的时候了。”昨天下午,周令飞在绍兴文理学院举办的“鲁迅与泰戈尔:跨时空对话”中印文化交流活动上说,“我想,这是很有意义的。”

  周令飞是鲁迅长孙,现在是鲁迅文化基金会秘书长。“大师对话”是由鲁迅文化基金会发起,世界十大文豪故乡城市参与、每年举办一次的系列国际文化交流活动。

  2014年和2015年,绍兴文理学院与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浙江省鲁迅研究会分别举办了“鲁迅与雨果:跨时空对话”和“鲁迅与托尔斯泰:跨时空对话”两届活动。

  “泰戈尔是印度著名的文学家,也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鲁迅是中国现代最伟大的作家,也被誉为现代中国的‘民族魂’。”绍兴文理学院校长叶飞帆在欢迎辞里说,“鲁迅与泰戈尔都植根于东方文化的土壤,登上了东方文学的最高峰,并给世界文学带来了巨大影响。”

  “鲁迅先生参加了为泰戈尔举办的64岁生日庆祝大会,并观看了英语话剧《齐德拉》。两位不同国度的文化巨人打过照面,此后,鲁迅便多次谈论起泰戈尔先生。”叶飞帆说。

  周令飞的观点是:当泰戈尔来访中国的时候,人们蜂拥着他,举行盛大的欢迎活动,报刊连篇累牍报道,形成热点新闻。但是,很多人喜欢泰戈尔却并不真正理解泰戈尔。

  “泰戈尔获得诺贝尔奖的是《吉檀迦利》,而在中国更加流行的却是《新月集》、《飞鸟集》、《园丁集》,甚至以他的书名来命名文学社团。很多人喜欢的,是泰戈尔的诗歌之美,而泰戈尔真正的深刻的思想和哲理,却被很多人所忽视了,鲁迅认为他在中国也并没有寻到真正的知音。”周令飞说。

  “而我的祖父鲁迅却并没有去扮演追星族,而是默默地思考着泰戈尔的意义。”周令飞提到了1927年,鲁迅在香港演讲《无声的中国》时说的话:“一个民族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而泰戈尔则是当时印度唯一发出民族真正呼声的人。”

  因此,周令飞认为,“鲁迅是真正看到泰戈尔深刻的思想,看到他对于印度、对于中国以至于人类伟大意义的人。”

  昨天,泰戈尔先生的曾侄孙萨拉宁德拉·纳德·泰戈尔也来到活动现场,如今他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哲学教授。他自嘲说因为自己并不是研究鲁迅的专家,所以就谈一谈泰戈尔。

  他讲了两段来自泰戈尔1924年在中国与教师的对话,这些对话收录于《泰戈尔在中国的讲演》一书中,泰戈尔在这演讲中批评了他在同时期的印度教育体系中看到的现象:“孩子们的思维被囚禁在牢笼里,因此他们变得无法理解和领会来自其他地方的语言和文化。”

  而印度德里大学教授因陀罗·纳特·乔杜里则讲演了《泰戈尔笔下的中国形象》,“泰戈尔早年就对中国产生了浓厚兴趣,这种兴趣一直持续了一生。他的家庭,尤其是他自己,都十分精通中国哲学、文化与文明。泰戈尔的父亲及祖父都曾访华。”

  1941年,泰戈尔回忆起1924年在北京度过的特殊的63岁生日,那年,人们赠了他一个新的名字,“竺震旦”。

  乔杜里说,泰戈尔之后的努力,完成了他毕生的梦想,开办了一所教授中国语言及文化的学校,以进一步加强这两个大国古老的文化联系纽带,“在泰戈尔的邀请下,谭云山教授于1928年加入中国学院,在他卓越的学术领导下,中印文化研究成为现代中印关系的里程碑式事件。”

  “印度现在有20多所大学有中文课,所有的中文课里,都会上鲁迅的文章,比如《阿Q正传》、《孔乙己》、《祝福》。”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院长阿维吉特·班纳吉说,“并且,鲁迅的所有作品,都被翻译成了印度的4种语系,所有人都能看到。而且,不仅知识分子知道鲁迅,普通老百姓也知道鲁迅。”(王湛)

  今年父亲节,人民网文化频道力邀多位文艺“男神”倾情献“声”,送上一声声祝福,带来一首首诗篇。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找寻峰回路转的光阴故事。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日前发布的《2015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446.59亿元,同比上升2.83%。相较前两年总体遇冷的“阵痛期”,我国的演出市场呈现出回暖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