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时光,温柔经过

作者: 又亦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8日 13:03:58
时光打马而过,千百年来沈园里花开花落,似乎从未颓败。回忆之河淌回当年,她用她消逝的如花美眷,映衬出了他隐约的似水流年。恍然间沧海变了桑田,谁的哀怨躲得过尘世的年轮流转。殊不知,沈园里老去的从来都是容颜,永不老去的是时间,以及在时间里沉淀的

  时光打马而过,千百年来沈园里花开花落,似乎从未颓败。回忆之河淌回当年,她用她消逝的如花美眷,映衬出了他隐约的似水流年。恍然间沧海变了桑田,谁的哀怨躲得过尘世的年轮流转。殊不知,沈园里老去的从来都是容颜,永不老去的是时间,以及在时间里沉淀的那份思念。


  绍兴二十五年的春天,已进入而立之年的他,在杏花烟雨醉人眼的江南名城——绍兴游玩。此时的他,有妻王氏,美丽端淑,是母亲大人亲选的满意儿媳。


  他从未想过会再次遇见她。唐婉。这个曾经让他刻骨铭心的女子,他曾经深爱的妻子。关于她的记忆,已是前尘往事,尽散风中。那段和她相亲相爱的日子因为母亲的强迫而早早结束。那是段悲痛欲绝的往事,他把它们坠入心底,尘封了起来。


  沈园里大好的春光一下子黯淡下来,就连春日里的明媚阳光也变得忧郁哀伤。她就在他的眼前,却又仿佛远在天边,既熟悉又陌生。蓦然回首间,发现时间竟已过去那么久,从他们喜结连理到后来被迫分离,直到今日偶然相遇,竟已经是十一年。一时间,多少滋味共心生。他觉得一切恍如隔世,他怅然地望着已为人妇的她,怔了久久。


  她盼了千次梦了万次的邂逅,竟然会是这样子。她也没有料到。转眼间竟已是许多年,梦中人似乎换了颜。当初所有的悲哀离愁都已凝结在风中。今日她和她的夫君赵士程同游沈园,却在满园春色里发现,那人竟在这里。一刹那,被风冻结的哀愁全都复苏,就像扬花柳絮一样,飞满了天。


  遥想当年,她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多少甜蜜往事清晰依然。后来她如愿嫁了他,从此,花前月下吟诗作曲相亲相爱。她以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亘古不变的誓言。谁知世事难料,伉俪情深的他们却遭到不幸,她的婆婆他的母亲,看不惯她和他饮酒作诗,认为她耽误了他的大好前程。于是最终用自己封建家庭至高无上的家长地位,强行拆散了他们。而后,他在母亲的安排下娶了新妻王氏,而她在父命难违之下嫁了同郡名士赵士程。


  一对原本恩爱的夫妻就这样天各一方,生不相见很多年。这与生离死别又有多大区别呢。


  他望着她端过来的酒,一饮而尽,就像饮尽所有的悲欢。春如旧日,人自消瘦,他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压不住悲恸之情,提笔写就《钗头凤》:“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这一字一血泪,可谓是,钗头吟罢凤飞去,沈园从此便荒芜!


  她征得夫君同意后,给他送去一杯酒,可是薄酒一杯又怎能渗出满腹愁情?她强忍住悲哀,心神恍惚地转身离开。此时的春光正好,她伸出自己的双手,看了看,觉得这些年的流光拂手,指尖轻柔,而心中却已荒芜一片,硬茧厚厚。


  她还是读到了他的心声,那一刻,她知道他和她一样,一直都没有忘记对方。可这又能怎样呢?纵使良辰美景,奈何天不作美;纵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终究抵不过恶薄东风冷淡人情;纵使沈园再邂逅,也不过伤心又一场!“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她亦血泪相和,诉说这些年的思念与诸般伤悲无奈。


  吟罢和曲,她心似乎再无所属,又仿佛所有的一切情又回当初。曾经的记忆,欢欣的,悲痛的,都被时光精雕细琢,一一再现,她在回忆里沉沦,那些锋利如刺的记忆之石,终于变成了温润暖玉。所有的相思化作玉烟袅袅。此后不久,她在成灾的相思中,抑郁身亡。从此香魂一缕飘散天涯……


  很多年后,他在沈园写下这样的诗篇,为她。“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无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只是,那时的他和她,已是阴阳相隔两世为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