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流水光阴,梅花三弄

作者: 雨松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2日 19:12:19
  我携着月色的心情,怀揣落寂的思绪,独自在惆怅的夜色里黯然地行走。我希望,这是一条通往寺庙的古道,我并没有一颗出世的心,并不想皈依山水禅境,远离烟火红尘。只是想沐着这无边的月色,沿着落花的幽径,寻觅一个清净无尘的地方。那儿必须有深掩的重门

  在这个阳光细碎又悠长的午后,饮一杯浅淡的清茶,听一曲佛咒纯音乐,再细读自己的文字,淡淡的温暖与素净的情怀在心间萦绕。


  没有时光的约定,只有心香一瓣,素骨清肌。风的曲调,记忆在时光的路径上纷纷扬扬,一枚红叶怀想佛祖慈悲的恩典。


  我携着月色的心情,怀揣落寂的思绪,独自在惆怅的夜色里黯然地行走。我希望,这是一条通往寺庙的古道,我并没有一颗出世的心,并不想皈依山水禅境,远离烟火红尘。只是想沐着这无边的月色,沿着落花的幽径,寻觅一个清净无尘的地方。那儿必须有深掩的重门,有雕花的窗棂,有青苔的石阶,有幽淡的檀香,倘若还有缥缈的木鱼声会更好。大悲禅院,我双手合十,端跪佛前。并没有企求什么,只默默地体味这一刻的静谧与超然。


  佛长久地望着,那眉目里有分明能看到的悲怜。留下吧,不要再贪恋红尘。留下皈依佛门,诵经听禅。弹指间,一片菩提叶飘落在我的面前。叶上有隐约流动的色彩。我拾取了一份前世的记忆,拿在手里细细的端详着。前世,那人将你的痴心如灰尘般轻轻掸落。


  今生,心甘情愿置身于宿命中,却永远参不透那个尘封的梦境。曾经萍聚,而后云散,留下难言的惆怅。每一次提起,都有温故知新的疼痛。心不知所系,魂不知所往,人不知所在。


  有泪潸然而落。溅在菩提叶上。弃尔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尔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你这又何苦呢?佛道。世间种种,如镜花水月,可怜汝竟参不透。


  古佛应世,踏着落花前行,拈花一微笑,佛曰: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红尘梦醒自知归。隐隐听得一声佛号远远传来。


  一偈一颂一话一言,一相一行一尘一土,谢了今世的花开,结了前生的因果,古刹钟声鸣,谁识佛祖心,百态之世原是苦海,佛曰:苍生难渡!法的智慧,佛的慈悲,千年前的驻足,逆风的行者,习惯在旧年里寻找一盏茶的光阴,将它,品到无味,听到无韵。生活就是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一场落叶匆匆,秋月春华,人生故事本相同,可终究却因无法割舍的相逢而变得不同。往事就像一场无言的秋红,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


  纵算水尽山穷,叶落成空,那老去的年华依旧可以风姿万种。纵算岁月朦胧,天涯西东,依然可以觅寻当年遗落的影踪。忽然间红尘梦醒,又是一场盛宴散去。将万千心事寄放天涯的年龄早已过去,那份年少时的冲动,也被岁月消磨得荡然无存。早已擦肩而过的何必追忆,反反复复,终究还是和昨天告了别。


  花不会因为你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人却会因为你的错过,转身为陌路。苦短人生,爱恨终究如云烟,倘若能做到洁净相忘,未尝不是一种通透,来往皆是客,聚散总随缘。谁都愿意做个闲散的人,日子过得纯净简单,虚度一番爱情别离,三分浅笑,七分醉怀,世界不会孤独了一场地老天荒的繁华。


  我不语。由来到头成一梦,缘生缘灭终是空。在曲散人终后你总想留住的又能有什么?佛端坐莲台,面上带着悲天悯人的慈祥。万事万物为空,那佛亦是空。我起身,再跪下拜别。佛微微摇头,可惜了如此的慧根。我出了山门,已是夜凉如水。月色静静地流淌在石子铺成的小路上,如一条河。禅院外,山林间,一声声钟罄敲碎了夜晚的寂静。


  一瓣落花,一缕相思,一段情缘,而我,只是雨中的一朵莲,等你前来。一生一世为一情,一心一意为一人,纸一张,笔一支,情两份,相伴红尘,相思随花去,今日花落散天涯。此情遥寄倍相知,梦醒君去思却愁,红尘共度付韶华。拂过红尘薄薄的帘幕,在古旧的庙墙里,寻一阕菩提明镜的偈语。那一处古典的牌楼,落满千年的尘埃,进与出之间,收存着深浅不一的心情。


  一缕清香,自净其意,唯心净土,一缕月光,一滴露珠,一朵白荷,感悟着一花一尘土,一叶一菩提的圣洁,一切如花,花如一切。碧水映诸天,拈花一笑的美妙和从容,一如沧桑老人,风尘吹皱了容颜,染白了双鬓,瘦了肌骨,日子虽然清苦,却没有丢失万千清苦便尽化其中的坦然自得,”蓦然间,忆起《佛典》的禅言:“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土一如来,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心是莲花开。”反复默念,心中澄明一片。这是对这种心境最好的阐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