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首任春晚导演自曝秘笈:“亲情”环节大做文章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7日 17:01:41

首任春晚导演自曝秘笈:“亲情”环节大做文章

景冈山、陈红春晚搭档。(资料图)

网易娱乐独家报道(文/周霞)在黄一鹤的春晚生涯中,几乎每年都想搞出点花样来。在成功与失败的经验中,他也在不断想怎么才能办好春晚。面对现在春晚“年年喊新,年年都不新”的现状,老百姓甚至都开始另起炉灶办山寨春晚了。当网易娱乐让老导演为春晚支个招时,黄一鹤的回应颇为谦虚,“这个问题我也思考多年了,每年过春节都会看我的同行们的晚会学习学习。”

不过,他也将自己的三条办春晚“黄门秘笈”和盘拖出,希望能和同行多交流,“毕竟发挥大家的聪明才智才能更有希望。”

“黄门秘笈”之一:“亲情”环节上大做文章

“春节晚会承载的任务比较复杂。观众看春节晚会不是单纯的审美需求,就像人们除夕吃饺子,不是为了改善伙食,为的是一种亲情,寄托的是感情。春节晚会也一样,不光是为了让人看华丽的场面、漂亮的姑娘、好听的歌曲、可笑的小品,不仅仅是这些,还应该有感情在里面。”

黄一鹤解释说,春节晚会承载的感情分量太重。中国13亿人口,一到春节的时候,将近两亿人甚至更多的人在路上穿梭,就是为了回家。这么多人在路上跑,相当于整个欧洲都在搬迁,世界上还有什么力量能把人牵扯到这个程度?这是中华民族所独有的,为什么一首《常回家看看》这么红?词曲好吗?不一定,但是它打动了那 么多人的心,让人产生了共鸣。

因此,春晚如果能在这个亲情的环节上做出好文章,就跟哪一年都不会重复。“《古文观止》 那么一大本,没有一篇是重复的,语言都不重复。如果我们的选题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来阐述亲情、歌颂亲情、释放亲情,就会能产生太多太多的故事,在艺术家手里能制造出精美绝伦的好的篇章。如果春节晚会游离出了这一点,那么人们的思想就跑了 ,觉得你没有说出我们百姓的话啊,于是乎他可能就想搞山寨春晚了。”

黄一鹤讲了个自己听说的小故事。一些深圳的打工者包了一辆火车回家,但是火车开岔了,不是奔四川是奔河南去了,这一车人就焦虑万分,恐怕除夕晚上回不了家了。于是整个铁道上的工作人员千方百计地联系,怎么调整,去改变这个运输线路,最后经过努力和好心人的帮助,火车按时回到四川了。在黄一鹤看来,像这样的故事春晚就该好好表现一下,“可这样故事现在离我们春晚好像很远。看不到。”

“黄门秘笈”之二:表现奥运救灾,方式要亲民

在表达方式上,黄一鹤很排斥一般性地赞美。“我们有时会借春晚来表达对祖国的热爱之心。但是这个主题下,不能光赞美赞美就完了,必须要说到人们的心窝子里面,观众看到晚会时才觉得我们的国家在前进,他感觉有奔头了。”

黄一鹤认为,比如今年的这种事儿特别多,三次灾难折射出来我们的国力增强人民团结,举办了奥运会、卫星上天、抗震救灾,这些都是好事。“如果我们的晚会从头到尾全都是对这样的好事进行赞美,那观众就不会有新鲜感,因为这些事情大家在电视上在报纸上都看过了,你再重复一遍,观众是不会买账的。在这些事件背后,能不能搞到它的亲民性,它再深刻一些的含义呢?”

“艺术这东西,每年都有能说和不能说的。那么我们就在这能说的里头,挑观众看了能够振奋的,倍受鼓舞的节目,不要简单化的鼓励。”黄一鹤很是强调艺术要再深刻点。

“黄门秘笈”之三:把春晚当成一个系统工程,忌单兵作战

黄一鹤从导演第一届晚会开始,就把春晚像栏目剧一样联系起来,比如王景愚表演哑剧《吃鸡》,就设计了很多铺垫,从胡松华、斯琴高娃、严顺开、马季、姜昆,很多演员的表演中都为《吃鸡》埋下了伏笔。

之所以这么做,黄一鹤解释说,“春晚是一个工程,5个小时的晚会不像一般的晚会,观众的精气神是支撑不了的。为什么一部故事片一个半小时,一个晚会不能超过两个小时?按照生理学家的分析,人看一个半小时的故事片就足够了,再长就得搞个上下集让人喘口气。”

因此,如果一个晚会持续5个小时,中间没有一个生理上的起承转合,让人一个劲儿笑一个劲儿哭都不行,所以在节目之外还要有很多串连的奇思妙想,讲究节目的整体性,要把几十个节目组织起来,当成一个拳头打出去,不是一个巴掌。“春晚4、50个节目,是个多兵种的联合作战,把这么多节目整体进行设计,离得很远就对动情点进行铺垫,随着晚会的发展不断的点一下,等到关键点来到的时候,观众的眼泪自然哗一下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