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若你幸福,我心安然

作者: 雨松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7日 11:25:33

  我是一棵种子,母亲就是肥沃的泥土;我是一棵大树,母亲就是泥土下的根;我是一朵香气袭人的花,母亲就是枝头的花蕊。

  我曾经是那样顽皮的种子,只想躲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享受着不想长大的温柔。我曾经是一棵枝繁叶茂的树,却根本不理会母亲的根在泥土里纵横交错,吸收泥土的养分,根是细小的,而树却是绿意蓬勃。我曾经是沁人心脾的花香,却从不感谢花蕊为我付出的逝去的青春。

  当我还是个小宝宝的时候,母亲万般柔情的拥我入怀,小心翼翼一勺勺喂我香香甜甜的迷糊,吃了饭,将我放入温水中舒服的洗了个澡,可我哪里知道,那水温是母亲试了许多次,才使我洗澡的时候不至于又哭又闹。当我还是个花季少年的时候,每天只知道读书玩耍,却不知道母亲为我洗了多少件衣服,也根本不管母亲为我做了多少顿可口的饭菜,也不知母亲下了班匆匆忙忙骑着单车往狂奔,留下的汗水湿透了乌发。当我在外头工作,买了化妆品,整个陷于红脂抹粉,却不完美不懂得感恩母亲为我出的一千多块美丽我容颜的钱,也不知道母亲的头发已经开始花白,面容开始憔悴。

  小时候,母亲的脸是花容月貌的脸,从不涂脂粉,从不烫发,从不买新衣服穿,唯一一次烫了卷发,也被父亲驳回。而我,从不惊诧于母亲的美貌,只是在她极度温柔的笑声与抚慰中开心的过着每一天。当我步入青春年华,母亲已是中年妇女,读书是我唯一的使命,母亲信奉这一条真理,对我的心情少了些关注,而我却又是个使劲读书的少女,也是个疯狂着迷于运动的人,对于输赢非常在乎。每天,母亲辛辛苦苦挣钱养家,而父亲,只给了少许的家用,其他钱用在打麻将上了。可怜天下母亲恩,重情重义无人知,女儿从小不懂事,父亲奈何情寡薄义!花季已过,雨季来临,狂风骤雨,将花蕊吹得片片零落,花蕊离开了花枝,从此心灵飘迹流浪。女儿的心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为世俗眼光星光黯淡,为为人处世烦恼不堪。

  曾经花香飘万里,花美独一枝。花蕊不知不觉被那惊艳的花朵夺去了营养,从此萎靡不振,可花蕊依然守护着花朵的青春,为它,花蕊抵挡着烈风对花朵侵袭;为它,花蕊将自己所剩无几的营养全部交给花朵;为它,花蕊将瘦弱如纸的身体陪伴着花蕊的成长。

  一个四季,一阵冬寒。曾经无限灿烂的阳光轻轻的抚摸着花枝柔美的形态,跟阳光做游戏,与春风做朋友,与微雨做知己,可是冬天的魔神啊,为何你要来得这么快,抽绿剥丝,霜冻身体,眼看一阵寒风就要将充满活力的树根冻得瑟瑟发抖了!黑土地,宁愿被干裂的寒风锁住表面的水分,将营养给弱小的树根。一直一直到水分被枝条吸干为止。

  好个寒冬魔神,好个鬼寒风,好个霜冻雨雪。十年生死两茫茫,枯树已是死亡物。好个抗争到底的黑土地,将地下的水储存在根底,等待一日奇迹降临,等待春天的阳光将冬季的无情彻底融化;等待雨水的降落甘甜久渴的树根;等待忽如一夜春风来,花朵满枝芬芳万里。

  十年,痛苦的等待,十年,眼泪的流干,十年,饥渴的折磨。风雪,不能阻挡黑土对树根的情意;严寒,不能阻止树根对树枝传递爱的温暖;寒风,不能吹走花蕊对花朵的思念!

  风过云轻,柳暗花明又一村。你看,寒冬过去了,春天的使者来到大树的身边,一场春雨,送来了黑土地养分,枯竭的根底贪婪的吮吸着母亲的爱意;睢,春风送来了清爽的抚慰,将枝条痛苦干涩的心润了一池的春心;那枝头的花蕊,也开始渐渐成了形状,想必不久以后,将会有更加美丽的花朵迎风飘逸,香气浓郁!

  母亲,我伟大的母亲,岁月将青春永远的剥夺,可是你依然,依然没有放弃健康或者病中的我,母亲啊,你教我如何报答您,曾经听您说句话:若你幸福,我心安然!母亲,放心吧,我长大了,不再需要您的保护,我想好好的孝顺您,与您和和乐乐,幸福的度过您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