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回味逝去的时光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5日 06:06:54

  回味逝去的时光

  也许是年龄的缘故,总爱回味逝去的时光,那一幕幕和父母在一起的年月象一幅幅水墨画浮现眼前。没雕琢无颜色,那么平淡,却演绎出道不完的浓厚亲情。不曾记得婴儿时光。眼前一幕是每人的经历:婴儿吮吸母乳,从怀里移到背上,又从背上移到怀里,母亲轻轻拍打婴儿,慢慢移步摇晃,使婴儿甜蜜地进入梦乡。

  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很远地方工作,很少回家,难忘的是母亲。当然是母扶着我迈开第一步。能跑能跳,正是调皮的时候。不注意,壶里的开水被我打倒,直接从脚上流下去。母亲焦急的眼神告诉我她太痛苦了,我双脚烫脱了皮,白天、黑夜不停地哭。母亲也流着泪,背着我四处求医。那时,我没离开过母亲的怀抱和背。母亲的衣服背膀处,过早的被我流的口水和背我的带子弄烂了。

  不知不觉,时间在母亲辛苦的手中偷偷溜走。我已到了上学年龄。母亲千针万线为我缝了小棉祆和新布鞋,做了一个新书包,准备妥当,把书包挎在我肩上,一直望着我向学校走,直到消失在视线中。

  公鸡打鸣,时间过去,新的一天将来临,母亲开始准备一日三餐的饭菜,就只说饭吧,首先得从玉米棒上搓下玉米籽,再从石磨上磨出面,然后烧锅做饭。三顿饭也要消耗不少时间。在地里干活只有多干快干填补逝去的时间。

  山里人的时间流逝在崎岖的路上,母亲上山背柴走在蜿蜒的羊肠小路上,披星戴月出门,背着那沉重的柴禾,浑身汗也湿透,日上三竿才到家。一背柴烧不了几天,又要上山去背。

  山里人的时间流逝在爬坡的台阶上,母亲挑着水桶,一步一步艰难地迈上台阶,日日、月月、年年。

  农村人的时间流逝在喂养的牲畜身上。母亲由于过度劳累,终于病在了床上。瘫痪了,用嘴指挥十一岁、九岁的哥姐。照样和别家一样喂着猪和鸡。

  母亲承担的重担由哥姐承担,那时候,哥姐很想时间过快点,快快长大能挑起家庭重担。哥哥从此辍学,姐姐没跨校门。

  当母亲能下床,时间已过了两年,母亲拄着拐杖做家务。父亲回到了家中。早晨,队里偶尔不出早工时,一家人分工合作,姐姐不管刮风下雨总去打猪草,父亲割草垫圈,哥哥上山背柴,我们兄弟俩读书。好象早晨的时间不够用,就到了要出白工的时间,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晚上如果不开会就脱玉米,推石磨,准备三餐食料。

  时光也过得真快,我们在父母的期待中,渐渐长大,成了家,有了孩子。父母语言越来越少,再也听不见他们的唠叨,一辈子在匆忙与困苦中度过。没说过一句带孩子的苦和农活的累;没说过吃野菜的苦;没说过穿得如何烂。

  只看见他们微驼的背,压弯的腰,苍苍白发,深深皱纹,这是岁月留下的父母形象。

  时间无声无息,无影无踪,哪里去了?看见的是四季轮回,日升月沉。

  我在外面读书,父母期盼时间过得快点快到假期,回来团聚,我在外面工作,父母期盼休假,回来团聚。中秋未团聚,父母望着那轮圆月,又等到春节。团聚在大年三十,这时,父母盼时间过得慢点,因为过了年儿女们就会各奔东西。

  看不见的时间,哪里去了呢?终于找到了答案:在父母深深的皱纹里;在父母弯曲的腰间;在父母苍苍的白发中;在母亲光滑的拐杖上;在父母期待的眼神中。

  qq:8342050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