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平安夜寂寞的夜

作者: 慕波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6日 15:53:17

  这个平安夜注定要在济南过了。想起昨天山大中文系的新蕾抱着一大束红玫瑰来看我时说,明天平安夜,我和同学去洪楼教堂玩。我想,可惜那是一个天主教堂。

  知道了,我得让心平静下来,独自过这个平安夜了。

  1

  一下班,我就穿了长大衣,戴上长围巾,独自下楼,徜徉到夜里去了,似迫不及待地坠入红尘的一颗种子。这个夜,这个济南的夜,这个要一个人渡过的平安夜。没有教堂,没有亲人,没有知己,只有手机。而我不想发信息,一个都不想发。我想我真懒,早晚得懒死才算完。

  我漫无目的地走,街上的人都与我无关。在济南不会像在家,有熟人邂逅,轻声呼唤我的名字,然后扶着腰牵着手去灯火阑珊处轻声细语。我看不见天上的星星,也根本想不起来天上还有星星。我漫无边际地遥想,没人知道我在文化路上寻找什么。望着那些闪烁的灯光,自作多情地照耀着川流不息的公交车和街上的行人。其实,没有它们的照耀,街上照样川流不息。就像济南的平安夜,有我没我都照旧一样。

  我向着陌生的街深处游去,究竟要去哪里呢?一个服装店出现在眼前,撩起大衣的一角穿着皮靴的脚迈进了门槛,好像来自遥远的俄罗斯的单身女学生,正抖落满身的雪花闯进了边陲小镇的一家服装店,月白色的灯光弥漫着诗意。店主人隐在角落里缝扣子,微笑着向我点了一下头。悄无声息的店里,我觉得自己其实更像一个穿着华服行走的衣架。店里面全是时尚的服装,没有几件实用的,很另类,也很入我的眼,那些颜色搭配的都不着调,那些样式都夸张得一塌糊涂,但绝对够酷,我感到了打乱秩序的快感,是一种以前没尝过的滋味。

  2

  继续向前走,一个热带鱼商铺。三面墙的鱼缸一层层码到顶。鸳鸯鱼、泰国地图、玉顶紫罗袍、红箭鱼、紫珍珠……令人惊叹金鱼竟然有如此多的种类,有那么美丽的名字。忽然发现有一层鱼缸里都是个头较大的红鱼,每个鱼都是“地包天”式的嘴唇,很难看却挡不住地可爱。它逮着谁就用“地包天”去撞谁,满鱼缸里撞,简直是一个战争贩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想像不出,这样柔软美丽的红鱼还会如此野性。不过倒像此时的我,让我感到一点快意,只是让我想冲撞的那个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早已经被包藏在内心深处,连自己也找不出来了,它梗在生命的旺年里,提拔不出来了。出不来了,生命在渐渐老去,无法阻挡,无法阻挡。

  我终于被热带鱼的主人热切期盼的眼神给“看”出来了。他说对不起我得回家吃饭了。沿着街道向前走,竟然有一个鲜花店!心里亮了一下。然而,没有一朵我期待遭遇的那样温馨、热烈的花朵。在冬天出售鲜花应该是很扎眼的,可我分明感到这里太没品味,这个拥挤的花店,只为销售而销售,把那些好花的气质给糟蹋了。

  逃出花店,远远望见一个书店,急不可耐地想跨进去。不知道怎么,一进门就认定里面摆放的都是盗版书。本来,在夜的街上老远望见这个小书店,想快步走进来好好看看,来了,却又想快点离去。哪怕让我找到一本正版的书,心里也能舒服一些。电脑里放着一支很好听的曲子,忍不住去看主人。一共两个,女的斜跨着一个坤包,拉链那里露出几张钱角。再看那个男的,面无表情,眼神空洞而炫耀,此时哪怕他是一个醉鬼模样的人也是好的,或者哪怕他是一个烟鬼的样子也是好的。然而,我期待的这些他都不是,他只是一个无聊的卖废纸的家伙。

  3

  看见一个超市里挂着护腕,想起上周回家时儿子跟我要护腕和护踝。我说你的手腕和脚腕怎么都受伤了,他说,手腕是投篮的时候,被“一腿”盖帽时,挫着了。脚腕是投篮的时候跳得太高,落地太慢,踩到“大爪子”的脚,把自己的脚脖子给扭了。我说你这个臭小子不会小心点吗?他说打蓝球哪有不受伤的,你看姚明和刘翔,特别刘翔,说不定就是总不带护腕伤到脚了呢。我笑了,仿佛儿子就在身边。专心致志地买护腕占用了一好阵子时间,忘记了什么似的,好受了一阵子。

  超市架子上还有电动剃须刀呢,心动了一下,想给阿厚买一个。每次都是这样想,每次都没买。倒是每周回去都给他买小酒,不同的造型的,不同品牌的都有。北京红星二锅头、黑龙江的老村长、山西的竹叶青、安徽的口子酒、云南的香格里拉酒……

  上周回家我问他,给你买的小酒怎么不喝?他说,大瓶的还没喝完呢。不馋酒吗?不馋,一次就能喝两小杯,不似以前一次喝一斤。以后在济南见了小酒就给你买。不用买,我在家挺好的,孩子也挺好,你好好在外面上班,不用挂着我,只要你能平安回来就行。我心里哽了一下,悄悄去厨房了……

  现在呢?现在我去哪里呢?

  4

  回到住处不知该做点什么才能安抚那颗焦灼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