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父爱的优美散文

作者: 看齐中文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14日 10:02:27

  每逢节假日,火车座位便会非常的紧张,原本可以坐两个人的位置会被挤上三个人,甚至四个人;原本可以全部坐下的身体总是有一侧倾斜着,被挤压着。

  习惯望着窗外上上下下的人群,习惯不经意间被外面的风景吸住眼球,习惯戴着耳机不管一切的幻想自己的世界。“这是83号座位吧”浑厚而又胆怯的声音将我从幻想世界拉了回来,一位中年男人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站在我的对面,坐在83号的妇女很不情愿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是我的座位”中年男子急忙解释着。这一刻似乎是他自己坐错了位置,这一刻似乎由一个大男子变成一个小男孩。我细细的打量着这对父子,一件灰色印花尼龙料的西装套在小男孩父亲橘红色T恤外面,整洁而体面,粗糙的双手紧紧抱着小孩,指尖带着一丝泥土,晒的黝黑的脸上一直保持者憨厚的笑容;依在他怀里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似乎会说话,脸颊的小酒窝盖不住出门的喜悦,他穿着一件圆宝花样的格子套头毛衣,袖口以简单的上下针封口,估计是手工编织的缘故,松紧不是特别一致的袖口偶尔会露出一小疙瘩结,可爱带点肥嘟嘟的小手扯着他父亲的衣角。

  “饮料、水果……”列车员开始了叫卖。“你喝水吗”父亲低着头问孩子,“不喝”小男孩边回答边瞅了一眼推车里的物品,稍微停了一会“喝”“嗯?喝不喝?”“喝”小男孩细细的回答。“要什么?”列车员拉大了嗓子。“你要什么?”父亲再一次问着孩子,孩子笑而不答。父亲看了又看车里的物品,一件一件的询问着价钱,父亲指着犹豫了很久的雪碧轻声的问道“这个呢,多少钱”列车员又拉大了嗓门“8块,要不要”父亲边点头边开始找钱,他的手在西服内侧摸寻了一会儿,谨慎的拿出一把邹巴巴的钱,一块的、五块的、十块的,他小心翼翼的数好钱交到列车员手中,依然憨厚的笑着……

  列车晃晃荡荡的前进着,我紧闭的双眼被这对父子的对话再一次打开。“晕车吗?”父亲抚摸着孩子的头担心的问着,“这是火车,不会晕的”“嗯,你睡会吧,到了我叫你”伴随着轻轻的拍哄,孩子慢慢的睡了。窗外划过的绿树、溪流,太阳透过窗洒进来的温暖,都是那么的静谧,那么的慵懒,似乎都在感受着这浓浓的温暖。

  车轰隆、轰隆、轰隆的前进着,随着车的晃动,孩子的蠕动,父亲时不时的问着“晕车吗?”,手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背,车缓缓的前行,映射着一道最美的风景……

  有一种爱,不需要用言语来铺华。有一种爱,不需要画笔来点缀。有一种爱,不需要金钱来衡量。更有一种爱,不需要我们回报只期待我们明天会更好。

  伴随着筷子兄弟那略带沙哑,沧桑的歌声在我耳边响起;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

  你牵挂的孩子啊长大啦。内心之中不免泛起了酸意想起了我那已经年迈了的父亲依旧在为我们时刻操劳我真想大声呐喊父亲我爱你多么想看见父亲那灿烂的笑容承担起父亲肩上那沉重的责任那时也许我才会明白什么叫做父爱如山那是怎样的一种无谓的付出。只有把所有的痛所有的苦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担在我们面前总是做着轻松的样子,笑着对我们说明天会更好不用担心有爸爸在哪……

  依稀还记的那一段生活,改革初期人流在流动,我的父亲与母亲孑然一身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异土,举目无亲没有什么人可以去依靠去索求帮助。那时候我们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较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吃顿好的或是就显得尤为难得那时候父亲总是把好东西往我们的碗里加说自己吃过了可是那是我们又怎么知道这来的不易。还记得那一次我发高烧家里没有钱给我去看父亲那是挨家挨家的.去借说尽了好话借又是怎样的整宿整宿的守护着我奥黑了眼圈……父爱如山,山太沉重了啊渐渐压弯了腰岁月逝去……啊啊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你牵挂的孩子长大了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希望接下来的路程有我来承担有我来背着你们去看晚霞其实背着你们就是在背着我的整个世界。

  父爱如山,叫我们不如学伯乐有双智慧的双眼叫在这座山上四季如春不在那么沉重!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人喜欢收藏字画,有人喜欢收藏文献,有人喜欢收藏钟表……而我却收藏了一段呼噜声,那是我最珍贵的藏品。

  小时候,总喜欢和爸爸一起睡觉,因为那让我感到很踏实。我总喜欢把头埋在爸爸的臂弯里,然后双手双脚紧紧夹在爸爸身上,因为爸爸身上肉嘟嘟的,幼时的我只觉得很好玩,心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舒坦,只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爸爸也总是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打着呼噜睡去。

  长大后,因为逐渐难以忍受爸爸惊天动地的呼噜声,我已经六年未和爸爸同睡了,并且,晚上我总把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哪骇人的呼噜声搅了我的美梦。

  我和爸爸同睡一个房间,白天考试,晚上就在房间着休息。夜色渐浓,爸爸早已酣睡,并发出了他标志性的呼噜声,声音震耳欲聋,还不断变换着音调,窄小的房间好像也在随着爸爸的呼噜声颤动。

  然而,我此时却在想,是的,爸爸他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此时此刻,爸爸的呼噜声仿佛天籁般动听。虽然我们之间隔了一条走道,但是我们的心却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大爱无言,至爱无声。爸爸以他无私、无言、无声的爱,悉心地养育了我十九年。父亲,这两个简约而不简单的字眼,使我肃然起敬。

  夜,静得出奇,只听到爸爸的呼噜声。这是我多么熟悉的声音啊。正是这声音静静地陪伴了我十九年。这是我幼年时的摇篮曲,是我生长的音符。将来,它还会陪伴着我奏出我生命的最强音!

  爸爸还在酣睡,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满足的笑容。他一定是梦到了我,梦见我还像幼时一样埋头在他的臂弯下酣睡,我俩手中都抱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秋叶在回来的路上徐徐飘落,不时吹来一阵凉风,我打了个寒战,望望天空,又要下雨了,该怎么办?夜色已经降临,唉,还是回家吧!父亲要打就让他打吧!这能怨谁呢/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把60元的书费给丢了。

  渐渐逼近家门了,可我的步子似乎有千斤重,迟迟不能向前迈进。枝头上的小鸟也叫个不停,我心中的彷徨变成了恐惧。

  想到可能还在劳作的父亲,我心如刀绞。天啊,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向父亲交代呢?他的眼睛会因为我丢了书费而变得更加暗淡,他的脊背会因为我的丢钱而变得更加弯曲。

  我终于迈着千斤重的步子走进了家门,三步并作两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你回来了?”一声沙哑的声音向我袭来,我不敢回头。“快过来,去吃饭,饿坏了吧!”母亲的声音好温柔,好甜美,令人感动,可我听在心里,却好象被针扎了一般。

  我终于忍不住了,向母亲说出了丢钱的事,顿时,母亲瞠目结舌,手甚至不断地抖动起来。是啊,这怎么能不叫母亲震惊呢?60元对于富人家庭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我们家来说,要工作好几天才能攒到这些钱呢?

  母亲终于开口了:“孩……孩子,你可……可别难过,也……不能告诉你……父亲呀!”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一下子扑到母亲怀里放声大哭。

  清晨六点,到处布满了雾,父亲向往常一样送我上学,在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说。一路上,我紧紧攥着母亲给我的20元钱,似乎怕它再丢了,快到校门口时,父亲止住了脚步,微微抬起右手,拿出一条手帕,层层打开:“孩子,这是40元,拿好,千万别再丢了。”此时,我真想放声大哭,但我还是抑制住了。

  在一瞬间,我似乎有点不想离开父亲,我深深地被感动了:这是父爱的阳光!我知道,这爱的阳光会永远照耀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