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尘香流年如梦

作者: 梦春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2日 15:52:45
题记:每个人对于自己的才能、力量,只有在人生的变故或危难的磨炼中,才能把它催唤出来。一个人的生活不能停留在一个点上,因为无法从一个点上看到整个世界,无法看到一个点和这个世界的关联。只有全方位地面对生活,看待世界,于是,悲壮,于是,拼搏,甚

题记:每个人对于自己的才能、力量,只有在人生的变故或危难的磨炼中,才能把它催唤出来。一个人的生活不能停留在一个点上,因为无法从一个点上看到整个世界,无法看到一个点和这个世界的关联。只有全方位地面对生活,看待世界,于是,悲壮,于是,拼搏,甚至置于死地而后生。于是,终究笑了起来。

1

橘黄的灯盏,氤氲着房间,酒香浮动。在这样一个灵动的夜晚,我们坐在女神大酒店的302房间。今天是老乡于志海(以下称志海)请客,他下午给我打电话说,老家来人了。是他在镇政府的一个老同事来了。

在这个城市,我认识的老乡中,志海也许是最早的。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他是镇团委副书记,我在旗(县)团委,下去检查工作时认识的。后来他从政府到企业,从县城到都市。他从一次意外的转行,事业的波折让他流落他乡。可是他的执着令人敬佩。让我感受到一个人的沧海桑田,一场寂寞的独舞;是一种倾心决绝,一场次第挥洒的歌唱。

志海的老同事,我也认识,姓任,他曾经当过镇组织委员。我们边喝边聊,聊着过往,聊着彼此,聊着生活。正是这样的情愫,轻轻地就触动了我最柔软的情感,在我的心底浓烈的燃烧着。

2

志海出生于奈曼旗青龙山镇古庙子村。

古庙子村是很有名的地方。远在两千年前的汉代,这里的善保营子古城就是当年的辽西郡文成县治所(县府派出机构)。辽代,这里是契丹民族的繁衍生息之地。被西方人称为契丹文化奇迹的“辽代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就在这个镇。清代,这里的古庙子村(史称鄂尔土板)是库伦旗、奈曼旗、阜新县等地的政治、经济中心。那个时代还出过两个进士,是个有文化底蕴的地方。

爷爷是本分的农民,他说,在小时候,爷爷对他教诲的东西很多。至今到中年才懂得的哲理。

志海的父亲是个老师,可以说是出身于书香门第。我问他的名字怎么起的,他说一个家族里他十个兄弟排行老三,以中间的字排列依次为“中华志士,永军爱民……”也许父亲希望他志如海深,志比天高,大有鸿鹄之志吧。

3

志海小时候是个淘气的孩子。上山摘野果、下河摸泥鳅、上树掏鸟蛋,真是无忧无虑其乐无穷,那才叫一个童年美好的回忆。他说到这些,自己都禁不住笑了。

农村里有句俗话,淘小子出好的。或许是父亲当老师的原因,要求比较高,他学习一直在班里是前几名。

他高中毕业后,那年他十九岁,沾了老教师子女的光,当了两年的代课老师,赶上文化站招聘,几百人竞争,他以考试第一名的成绩去了文化站,他在文化站,那时农村文化是复兴时期,是农村包产到户后,第一次整合,各村要建文化室,开展文化活动,活跃山区农民生活。他写的一手好字,又有文才,各村文化室都是他策划,编演节目,走村串户发动,把农村文化搞的如火如荼。

两年后,转为政府的正式招聘干部,随后,他考到北京一所大学,北京联大经济管理学院,接受高等再教育(五大生),毕业后回到镇财政所当会计,身份还是招聘干部,从一个满是文化细胞的人,沉下身子与数字打交道,一开始很难适应,可是由于他骨子里受父亲当老师的教诲,做事认真,为人耿直,会计当的很称职,有个镇干部报销费用,仅七元多,在当时是超过人均办公经费标准的,那么多人说情,他都没有给报,把人也给得罪了,但他无悔。说起这个事时,他说,放到现在就报了,可是当时是不行呀。每个干部就那么点经费,给她报了,那别人怎么办。

后来,对五大毕业生进行安排,他被安排到旗(县)酒厂。那时酒厂是旗(县)里最大的国营企业,去酒厂对他来讲,即是人生的转折,也是生命的新希望。也算是择木而栖吧。志海不无感慨地说。

4

我在呼和浩特市又见到志海,他是在酒厂驻呼和浩特市办事处。那时办事处只有他和一个女孩子。

他每天跑饭店,跑烟酒店,那个年代跑这的少些,在这的老乡还能帮上点忙,市场很快就打开了。

有了市场,酒却没有了,酒厂也黄了。

新厂长短期行为,也可能是利欲熏心吧,酒厂把酒基都卖了,奈曼的侯爵酒换成了铁骑酒,那是把酒厂的根拔掉了呀。酒厂变成了不冒烟的酒厂,国营变成了民营,志海就成了下岗工人,失业了。

流落他乡的志海没有办法,回去吗,是一无所有,没有了岗位,只好留在呼和浩特市,重新创业。

这里毕竟是首府呀,一定有自己的发展空间的。他信心满满地说。

5

志海想到出路,先落脚,吃饱肚子再说吧。他就在办事处的房子里开了个“奈曼饭馆”。

饭馆很小,做的就是家常菜。为了谋生吧。

一个人忙不开,就把家也搬来了。

志海跟妻子一边打理饭馆,还要照顾两个女儿,让她们好好学习,想让自己的梦在孩子们的身上得以实现。

志海每天早晨很早就去旧城接猪血,收杂碎,买便宜蔬菜,回来又跟厨师一起做饭,炒菜,全家都是服务员呀。

我去的最多,老乡去的最多,就是捧场,捧捧生意吧。由于是家乡人开的,别样的温暖,犹如到家了一样。

我们吃饭时,两个女儿就在饭馆的一个角落写作业。

上一篇:撞车事件

下一篇:相信自己,依靠自己